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51

昆阳战后王莽仍有巨额黄金与九虎大将,结果却惨死在一把杀猪刀下-沈听雪的历史文集光荣与艰辛——努力中兴汉光武(22)历史学家吕思勉曾经说过??


昆阳战后王莽仍有巨额黄金与九虎大将,结果却惨死在一把杀猪刀下-沈听雪的历史文集
光荣与艰辛——努力中兴汉光武(22)
历史学家吕思勉曾经说过一句话:治天下不如安天下,安天下不如天下安;但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异类皇帝王莽,他最爱折腾,最喜改革,偏偏又不达政情,亦无贤辅,还书生意气,非要以江山子民献祭他的政治美学,结果终致天下大乱,义军纷起,至昆阳一战,莽军主力尽丧,南阳新立的汉更始帝刘玄乃遣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李松率军沿汉水向长安攻去,一路势如破竹,析县人于匡、邓晔亦起兵响应,攻破武关,降其都尉朱萌,又袭杀弘农太守宋纲,进拔湖县(今河南灵宝西北),切断了关中与关东的联系,长安大震。
目前王莽手中可用之兵,尚有北军精锐数万,骁将九人。于是他任命九人为九虎大将,比后世蜀汉的五虎将还多四虎,真是吹牛逼不上税!王莽还大发慈悲,发给兵将每人四千钱作为奖金,这在当时的通货膨胀条件下连半石米都买不到,却要他们为新朝卖命到底。
王莽如此吝啬,是不是因为他没钱呢?恰恰相反,由于他在位时曾强制推行货币改革,宣布黄金收归国有、除列侯以下所持黄金者皆为非法,全都得上交国库,所以短短几年王莽就从民间收集了大量黄金,到底有多少呢?史书记载,他的皇宫府库中黄金六十匮,每匮万斤(一斤可兑换铜钱万钱),再加上长安附近几个府库也都有几万斤黄金,王莽至少拥有超过八十万斤的黄金,汉代1斤为250克,80万斤就是现在的两百吨,几乎相当于发现美洲前欧洲世界的黄金流量,王莽真可以说古代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
除了黄金外,王莽还拥有其他奇珍异宝不可胜数,足够让几万北军将士个个变成大富豪,但王莽在这关键时刻却变得如此小气,其觉悟连更始汉军中的绿林诸将还不如,岂不知刘秀之名言:如为所败,脑袋无余,何财物之有?!

图:南昌海昏侯墓出土巨额成堆黄金
唉,国富民穷以致大乱者,史不绝书也!但统治者从来不肯吸取教训,王莽国库之丰厚可超中国历代盛世,却白白饿死了天下上千万百姓,且祸在眉睫还不肯从指缝中漏出一点来,爱财逾命,竟至于此乎?想当年,汉武帝北击匈奴,赏赐卫青及其部下黄金共计二十馀万斤(《史记 平淮书》),这才有了大汉王朝的虽远必诛与称霸亚洲。王莽出身于西汉一朝最显贵的外戚家族,且又以收买人心起家,曾豢养门客无数,施舍百姓无数,前阵子新纳小皇后史氏,还花了三万斤黄金的聘礼都不眨眼,怎么临了却表现的跟上辈子都没见过钱似的呢?这实在让人很无语。
或许王莽也知道自己这点奖金不够看,因而以保护为由,将将士们的妻子儿女全接到皇宫里做人质,其种种行为,实在让人齿冷。莽军之军心,又岂能不为之瓦解殆尽。
果然,九虎大将率部与邓晔、于匡交战,士兵斗志低落,一战即败,数十里防线转眼崩溃,九员虎将或败或逃或自杀,数日之内,尽数覆灭。邓晔又大开武关,迎李松汉兵入关,两军会合后一起攻打京仓(西汉时期建造的一座大型储粮仓库,位于黄河与渭河交汇处附近,主要储存从关东运往京师长安的粮食),却久攻不下,邓晔便以弘农人王宪为校尉,率数百偏师先行北渡渭水,攻入左冯翊郡一带,为汉军探路。
可没想到,邓晔像放风筝一样放出的这支数百人的探路队却收到奇效,王宪方至左冯翊,不费刀枪,便有诸多豪杰纷纷杀死新莽官吏,率宗族门客来投,长安周围各郡县亦争相起事,一时星火燎原,没过多久,便有关中各方豪杰数十万齐聚长安城下,大有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之势。
至此,王莽新朝众叛亲离,已彻底沦为万民唾弃的“邪教”了。而今长安城下,各路汉军云集于此,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看谁先攻入长安张冠李戴造句,诛杀王莽,灭亡新室,而立绝世之功,更获掳掠之利。长安,长安,这就是一座惊世骇俗的功名利禄大宝藏,但分一小杯羹,便足够名垂青史、富贵无边。

王莽坐困愁城,禁军尽丧,是内无精兵,外无援师,已然陷入绝境,但这位只恶补过几天兵书的儒生皇帝,竟仍然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因为他还有最后一个绝招。这个绝招能让他瞬间整出一支上万人的特殊部队,南子更妙的是,这支部队人人都是亡命徒,人人都不怕死。

原来,长安作为帝国司法中心,城内有好几座关押重犯的监狱,其中不乏杀人放火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王莽决定把他们都放出来,赦免其罪,赐予自由,并发给武器,由老丈人(王莽新聘史皇后之父)兼更始将军史谌率领,派他们出城去抵抗汉军。当年秦二世赦免骊山囚徒,一战便击败了兵临城下的陈胜大军,并杀入关东,追亡逐北,杀陈胜、灭六王、横扫天下,差点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而王莽认为自己德才远超秦二世,罪犯们感念恩威,必誓死为新朝效忠,长安之围,自当不日解去。
于是,王莽亲自检阅了这支囚徒军,发表讲话,鼓舞士气,并下令杀猪放血,举行誓师仪式,勒令囚徒们立誓道:“有不为新室者,社鬼记之!鞠敬伟
囚徒们装作豪气干云的喝血扔碗,指天为誓,心中却觉好笑,居然用鬼神之事来恐吓亡命之徒卖命,这皇帝已经傻到了一种境界。
果然,囚徒军雄赳赳气昂昂开出长安城陈智彬,正准备过渭水桥,大家便“哦”的一声如鸟兽散,转眼逃了个干干净净。跑的还真他妈快!
结果就悲剧了,上一秒还趾高气昂的将军史谌,下一秒竟成了光杆司令。
一秒钟邱钟惠,就一秒钟,中国历史上战败最快的将军。
本想成章邯城北黑帮,结果成蟑螂,悲哉汤星强!
白苍苍的天空下,空荡荡的桥面上,史谌拔剑四顾心茫然,彷徨无主泪滂沱,只得恨恨一跺脚,哭着逃回城内。
对面传来义军哄然爆发的嘲笑声。
王莽终于明白了,亡命徒是不怕鬼的。他们不但不怕鬼,还喜欢主动找鬼麻烦——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鬼怕恶人,这些恶人一旦重获自由,就立刻就去找鬼了,他们挖开长安城外王莽父祖妻子的坟墓,发盗其随葬财物,践踏其尸骨,焚烧其棺椁,开心到无以复加。
这是罪恶喷薄的末世狂欢,也是王莽精神的再度摧残。他大发慈悲赦免的罪犯文强口述自传,他寄予万分厚望的军队,竟然盗挖了他的祖坟,侮辱了他的先人,烧毁了代表他光荣与尊严的九庙与明堂、辟雍。于是,在这最后的夜晚,四面火光,映照着长安的宫室;浓烟滚滚,弥漫在长安的天空;钲鼓连天,炒得王莽夜不能寐,直到天明,太监来报,汉军已开始四面攻城,长安城十二座城门,每座城门都有千万汉军蚁附而上,城破只在旦夕之间。

王莽脑袋一片空白兰显丽,半晌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才把他的死忠大臣王邑叫了来,让他把宫中骑士全派出去,每个城门增援六百骑,聊做最后抵抗长嫂难为。
新莽地皇四年十月初一,新朝皇帝王莽的末日来临,长安东出北头第一门宣平门被汉军攻破,各路汉军如潮水般涌入城内,莽军主帅王邑遂放弃守城,将所有军队收缩进宫城内,在未央宫北阙重新布防,做拼死抵抗。汉军一时未能攻入,便转而攻掠它处,至黄昏,长安各处官府吏员已逃死殆尽女校怪谈,全城治安陷入失控状态。

第二天十月初二,更多的汉军涌入了长安城内,京城民众也纷纷加入烧杀行列,其中有少年朱弟、张鱼二人聚集群众,竟纵火烧毁了未央宫的作室门,冲进去又用利斧劈开了敬法殿的小门,汉军随之蜂拥而入,一路放火狂呼:“反虏王莽,何不出降?”

整个未央宫,顿时陷入了一片山呼火海之中,烈焰熏天,长烟遍地,王莽的后妃与宫女们皆啼哭不止,四散奔逃,边跑边喊着:“当奈何!当奈何!”王莽见大事不妙,赶紧狼狈躲避,逃至平日里斋戒的承明殿内。可黄皇室主(王莽之女,原汉平帝皇后)却不逃,这位深居宫中多年的倒霉寡妇早就不想活了,遂大呼一声:“何面目以见汉家!”投火而死。

王莽在承明殿内闻信,大骂了一声女儿没出息,然后穿上他自己亲自设计定做的深青透赤全套仿“周制”皇帝法服,戴上纯金的平天冠,佩上皇帝玺绶康子妮,一手执舜帝匕首(王莽称自己为舜帝后裔),一手持金匮符命(号称是汉高祖显灵让王莽称帝的策书),站在未央宫前殿的广场上,天威凛凛,气势磅礴,脚上的鞋却不知道哪儿去了,但王莽不管,他只是傻傻的随着天文官指定的“北斗星”大吉方位而按时转向(据说可以厌胜制敌),神情恍惚,目光迷离,嘴中同时伴着痴笑与呓语:“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作为博学鸿儒出身的皇帝,王莽这句话可也是有出处的。五百多年前,孔子周游列国至宋国,宋司马桓魋听说以后,带兵要去害孔子。当时孔子正与弟子们在大树下演习周礼,桓魋砍倒大树,冲上来要杀孔子,孔子连忙在学生保护下逃跑,学生们叫他快点跑,孔子却说:“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看来,王莽将自己催眠的非常彻底,他从头到尾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反派,不仅不是反派,而且还是圣人,是刀枪不入永远杀不死的连续剧正面角色主人公。
王邑在旁看着王莽,心里有着一种想哭的感觉。

第三天十月初三黎明,汉军逼近承明殿,群臣赶紧连拉带拽的把还在狂笑的王莽搀走,经前殿南下的阁道,出西白虎门,驾车逃至未央宫内沧池(面积近千亩)中一座名叫“渐台”的小岛上,这里四面环水,火烧不到,箭射不着,似乎还可以多撑会儿。十五年前,王莽初登基时,曾在这里大宴群臣,饮酒纵乐,如今这渐台眼看就要成为他的断头台,断头台上,挤满了王莽的最后粉丝公卿从官千余人,断头台下,则密密麻麻围了数百重杀红眼的汉军侩子手,这些侩子手一边大骂着王莽,一边凫水冲向渐台,台上赶忙射箭想逼退他们,但很快便射光了箭,汉军乃纷纷伐木搭桥,四面八方冲上渐台,见人就杀,而且随便一砍都是公侯级别的高官,超级夸张。
很快,王邑等新莽死忠分子就尽数战死,死的轻于鸿毛。

王莽则躲在渐台宫殿内室的西北角落里,听着殿外震天的喊杀、欢叫与惨号,脸色阴晴不定。
他已年近七十,也算是活够了,但就算死也要死的风风光光啊,这么死太丢人了。
正在懊恼,一个小兵探头探脑摸了进来,问他:“汝何人也,何故独坐于此?”
王莽不说话,一个小兵,不配跟他说话。他更不能承认自己就是王莽,这很没面子。
小兵笑道:“哑巴?哈哈,汝定贵人也。吾乃长安屠户杜吴,刀法甚好,可给汝痛快!”
王莽快哭出来了,朕堂堂大新天子,难道竟要被一个屠儿当猪一样杀掉么?
杜吴生气了,臭哑巴竟敢不理我,我捅!
一代帝王,主宰天下万民的帝王,不费血刃取得万里河山、曾被称为千古圣人的帝王,最终却像一头肥猪一样,死在了一把杀猪刀下,真是生时荒唐,死也窝囊。
“新”这个短命王朝,居然只有一任皇帝,既是开国皇帝也是亡国皇帝,可谓历史的异数。而其覆灭之迅速,亦宣告了一次社会大改革的失败,中国保守主义由此大抬头,变革这种风险极大的事情,也就再没多少人敢干了,历史跟人们开了一个大玩笑,它让圣人变小丑,皇帝变成神经病,它让悲剧变喜剧,又让喜剧变成了悲剧;
杜吴杀死王莽后,从他身上搜出了绶带和印囊,打开来一看,光芒四射,不可逼视,吓得赶紧奔出,交给自己的领导校尉公宾就看。公宾就以前学过《礼经》,认识此物,乃一拍他的头,大呼,傻子啊,这就是价值连城的传国玉玺和氏璧还有皇帝的绶带啊,咱们立大功了,那老头定是王莽。

旁边数百名兵士听得清楚,顿时全体疯狂了,大家一齐冲进室内,争先恐后,来砍王莽残尸。公宾就手疾眼快,飞也似的砍了王莽的头,跑去入城汉军最高指挥官校尉王宪那里领功分外妖娆gl。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有的砍手,有的砍脚,有的开膛,有的掏心,一时鲜血四溅,骨肉横飞,一气竟把王莽分尸成数十块,然后兴高采烈的捧着尸块去领赏。晚到的士兵只能趴在满地的血水之中欲哭无泪。
王宪虽然只是邓晔手下一小小校尉,但现在李松、邓晔等人尚在城外,那他就是老大了,长安城内各路汉军数十万暂时都归他管,可谓兵多气粗,我的地盘我做主。加之又得了王莽头颅和传国玉玺,王宪更是得瑟的找不着北了,干脆自封为大将军,开开心心的住在东宫内,白天乘用王莽的龙袍御车,晚上欢睡王莽的妻妾宫女,俨然把自己当做新一代的王莽接班人。
一个人最可怜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王宪也不想想,就凭他这熊样,还能让几十万汉军支持他乱搞?不过一个小小的校尉,他能有过如此风光快活也算是值了,一天能抵人家十年,纵做鬼,亦幸福;过把瘾,可死也。
果然,三天后十月初六,汉军主力李松、邓晔各部进入长安,随即将王宪逮捕,以僭越之罪处死,同时将王莽的头颅快递到宛城。刘玄看着王莽几无人形的脑袋,不由大发感慨,叹道:“王莽若不篡逆,当与霍光等。”刘玄的宠姬韩夫人笑道:“若不如是,帝焉得之乎?”刘玄抚掌大笑:“灭莽兴汉,竟是这般容易,古今取天下者,未有轻巧如朕也!”
刘玄笑的太早了,他哪里知道,一个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而且这世上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容易失去,尤其是江山。
欣赏完毕,刘玄便将王莽的脑袋挂在宛城大街上示众。老百姓们对这颗头非常感兴趣,有的请它吃番茄炒鸡蛋(烂番茄、臭鸡蛋);有的冲上去拿它当球踢,挥棍拿它当高尔夫打;还有的竟然把王莽那能说会道的舌头从口中剜出来,剁吧剁吧分吃了——当然这很变态,放了这么久的舌头怎么会好吃,肯定臭翻天了,但大家也顾不了那么多啦,他们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忘记,当初正是他们自己把这个人送上了帝位,皇宫档案馆里那四十多万份的支持王莽“加九锡”的奏书中,四十多万个署名的墨迹估计仍历历可见呢史中鹏!
最后,刘玄又把王莽这颗早已千苍百孔的头颅像爱因斯塔的大脑一样我的书记人生,小心的珍藏在了皇宫府库之中,直到晋惠帝时武库失火,收藏了近三百年的王莽头骨和刘邦剑、孔子鞋等珍贵文物才被烧毁。

全文详见:1001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