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6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颜真卿-名人纪语梅情本文转自 杖藜文化(ID:zhangliwenhua)每次想到颜真卿,颜鲁公同志,小罔总会不自觉地哼上两句周杰伦:“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颜真卿-名人纪语梅情
本文转自 杖藜文化(ID:zhangliwenhua)
每次想到颜真卿,颜鲁公同志,小罔总会不自觉地哼上两句周杰伦:“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气,哼”。估计不止小罔一人有这样的感觉,无论是颜公的生平事迹,颜公的传世真迹,还是颜公的标准照,这老爷子从内到外地散发着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正气——这便是颜真卿给我们的刻板印象,一个天神一般的存在。
好奇的小罔又不大相信:一个真实存在的大活人,一个天赋异禀的艺术家,一个赫赫战功的大臣肖秉林,怎么可能是贴着一个耿直不屈标签的单细胞生物,通过多年和颜体的交道,直觉告诉小罔,老颜是个脑子好使的聪明人,不是一根筋。
黄天不负好奇人,乱翻书的小罔有了重大发现:
这样一个普通人眼中正气凛然的人,竟然做过这样一件事:弃城跑路。
? 颜真卿《多宝塔碑》(拓片)原碑现藏西安碑林
是的,弃城跑路,弃城跑路,弃城跑路林正宏。
在聊颜真卿弃城跑路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下老颜在唐明皇面前的华丽出场。颜真卿第一次得到唐明皇的青眼是在安禄山造反之际,河朔尽陷狗徒,玄宗慨叹:“河北二十四郡汤慕禹,无一忠臣邪武田毅雄?”就在玄宗绝望之际,平原城参军来报,平原城守住了。
平原大家想必很眼熟,对的,平原城太守便是我们的颜真卿颜平原大人。玄宗很高兴,说了一句:“朕不识真卿何如人,所为乃若此!”嗯,你当然不知道真卿何如人文王梦熊,王俪桥毕竟人家不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那我们再追问一句,安禄山势如破竹,摧枯拉朽之际,颜真卿如何守住平原城?莫非颜真卿也有万夫不当之勇,千里走单骑的本事?——对不起,那是小说。
? 颜真卿《大唐中兴颂》(实景照) 在湖南祁阳浯溪碑林
《新唐书》寥寥几笔,让我重新认识了老颜,颜老固然忠勇可嘉,谋略也绝非庸常:
安禄山逆状牙孽,真卿度必反,阳托霖雨,增陴浚隍,料才壮,储廥廪。日与宾客泛舟饮酒,以纾禄山之疑。果以为书生,不虞也。
短短的几句话,老颜的识见和谋略跃然纸上,知道安禄山一定会反是远见,明着游乐放松安禄山警惕,暗着储备粮食,修防备,听起来像诸葛亮做的事,但这就是颜老。
但能守城的老颜也弃过城,《新唐书》载:
禄山乘虚遣思明、尹子奇急攻河北,诸郡陷落,独平原、博平、清河固守马烈孙。然人心危,不复振。真卿谋于众曰:“贼锐甚,不可抗。若委命辱国,非计也,不如径赴行在庞组词,朝廷若诛败军罪,吾死不恨。”至德元载十月,南安人事弃郡度河。
? 颜真卿《刘中使帖》 尺寸28.5×43.1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颜真卿很善于审时度势,比如早料到安禄山会谋反提前谋算,弃城,也是审时度势,敌人已经势如破竹皮克特奥特曼 ,己方人心难振,死守无非丧命辱国。
也可见老颜不是沽名钓誉之徒,他的刚强从来不是以卵击石的匹夫之勇。但既然我弃城,我便来担责,这便是担当。
对老颜而言,人固有一死,死是容易的,如何活着做点事,就不那么简单了,这是策略上的变通。
但终极原则上老颜还是变通不了的主儿,当初出任平原郡太守是因为直言得罪了杨国忠国舅老爷,以直不容曾宝宝,等换了卢杞,照样不讨喜,卢杞想方设法要把颜真卿扔出去。
? 颜真卿《湖州帖》(宋仿本) 尺寸27.6×50.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颜真卿找到他说了这么一段话:“先中丞传首平原,面流血蒋羽熙图片,吾不敢以衣拭,亲舌舐之,公忍不见容乎!”
这里记载了一桩往事,卢杞的父亲卢奕,被安禄山所杀,叛将段子光带着卢奕的首级示众,颜真卿捉住段子光,得到卢奕的首级,敛棺时面有血迹,颜真卿不忍用衣服擦拭,恭恭敬敬用舌头把血给舔舐干净。
即令如此,不见容仍然是不见容,把颜真卿推向死路的便是卢杞,李希烈造反,卢杞建议派颜真卿过去劝降,派过去直接等于送死,卢杞清楚,老颜明白人,肯定也清清楚楚,义无反顾。在被李希烈拘留期间,李要坑杀颜真卿,颜无惧,要烧死颜真卿,颜无惧,最终还是被缢杀。
? 颜真卿(传)《自书告身帖》(局部) 日本藏
《新唐书》颜真卿传一篇,文辞朴实,但,单看颜公行迹便足以荡气回肠。如果说先前颜老在大家眼里只是一个耿直不屈的忠臣标签大明狼骑 ,《新唐书》里提供了另一面,有谋略的一面,变通的一面,而这些都无损这样一位儒者的尊严,反倒让颜真卿的形象更为立体增色。
当然,如果没有安史之乱,他的政治事迹不这般彰显,也许我们还可以得见更多更立体的颜真卿行状,那样的鲁公远比一个忠臣标签来得更丰富,但鲁公毕竟不是苏轼,没留下多少关于自己个人趣味、性情的文字,所幸还可以见于书迹,宽博也好,大气也好,自由也好,奔放也好,我们也只能通过这些生命线去想见政事以外更为丰富立体的颜真卿了董宇阳。

? 颜真卿《祭侄文稿》 尺寸28.2×72.3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END·





全文详见:1009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