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0

浮生尽 311-海蓝的文字花园 咸宁四十一年三月末,前宰相卢奉先因刺杀太子案事发,阖家牵连下狱,同时被审出卢奉先乃贡院失火案、科举舞弊案的主??


浮生尽 311-海蓝的文字花园
咸宁四十一年三月末,前宰相卢奉先因刺杀太子案事发,阖家牵连下狱,同时被审出卢奉先乃贡院失火案、科举舞弊案的主使,并构陷庶人洵。如此惊天一案,堪比昔年前堂邑侯府窦家一案。受到牵连下狱的官员足有八十三人,这些官员因所犯事罪行不等,或革职,或罚俸,或判处有罪徙往边苦之地,还有些嘴硬不肯招供的,仍由刑部审理。至于主犯卢奉先,则被判处秋后斩刑。
诏旨下发的那一日,卢奉先挺直腰板坐在牢房中。即便在这脏污闷热的牢房,卢奉先依然将鬓发梳得纹丝不乱,牢服也尽量不沾上太多脏污。他双目微闭,坐在榻上冥想,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响起。那阵脚步声越走越近,最后停在了自己这间牢房面前。
卢奉先睁开眼,尽管做足了心里准备,但还是感到有些意外。他眸中的意外只维持了一瞬,便淡淡启唇:“太子竟会到此来看罪臣。”
“卢老今日走到这一步,寡人当然要来送您一程。”奕淇听出他的讥讽之意,不咸不淡地回答说。
卢奉先的唇畔逸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在昏暗的牢房中显得格外瘆人,“如此说来,此乃罪臣之幸。”他顿了一顿,忽然抬眸深深看向奕淇,浑浊的眼神中带着不解与渴求,“既然殿下来此目睹罪臣的凄惨下场,不如便给罪臣一个痛快吧——罪臣与殿下相交点到即止,殿下如何猜得到,罪臣会在面圣时说出刺客招供庶人洵之事?”
“卢老执掌朝政数年藤虎一笑,身居宰辅之尊,素来为圣上肱骨,面对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刺杀案,自然不会轻易认罪,而是拼死也要争得一线生机。”奕淇倒也不想瞒他,俊秀白净的面孔并无过多表情,卢奉先甚至看不出他的得意与炫耀,似乎这件案子当真与他无关。“卢老想活,为了活,当然要寻得破绽进行攻讦。长安城内,天子脚下,是谁敢肆意妄为制造了刺杀东宫案? 真正主使的目的又是什么?联系先前卢老派人截杀寡人密探,夺走庶人洵一案的证据,卢老当然会以为,是寡人不忿,才故意策划这起刺杀案,好将庶人洵旧案翻出来。”
卢奉先缓缓移动眼珠,凝视着脚下铺着的厚厚稻草镰月铃乃,恍然大悟:“原来,殿下是故意让罪臣夺去所有证据。您布下的杀招,其实就是这起刺杀案!”
奕淇静静地望着他手舞足蹈造句 ,那向来被人称赞和善温暖的脸庞此刻微微漾出一抹笑意,正如他从前待朝中诸臣那般尊敬而友善,“承让了。”
卢奉先哈哈大笑几声,原本端坐着的肩膀缓缓塌了下去,他低垂着头,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殿下虽少与罪臣往来,却将罪臣的脾性摸得如此清楚。您的这出手笔,实在无人能及!”他的喉咙里发出嘶哑而森冷的笑声,再度徐缓抬头望向奕淇,“如殿下所言,刺杀案漏洞百出,圣上慧眼如炬,迟早会有看破的一日。到那时,圣上必然恼怒殿下所为,父子离心,君臣生隙,殿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补救了!”
“寡人从未想过要补救。”奕淇沉声道,“犯错者当补救,可寡人从未做错,何谈补救?当初庶人洵正是因你等联手制造的弥天大案而惨死,错的人是圣上!如今,寡人查清旧案冤屈,还忠烈公道,将真正大奸大恶之人绳之以法,助圣上昭雪沉冤,何错之有?为死去的冤屈昭雪污名,为君王清理奸佞,桩桩件件,皆是良心尚存之人所应做的分内之事,即便你指摘刺杀案乃寡人构陷,但寡人从不后悔。”
卢奉先闻言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见到这样的卢奉先,奕淇不觉微微皱眉,只当他被权欲迷住双眼,已然走火入魔。谁知卢奉先笑了几息后忽然顿住,摇着头道:“原本以为殿下既能设计如此精妙的死局,想必已有万全之策应对雷霆之怒。谁料殿下竟还如此天真!殿下当真以为,圣上会感激你为旧案昭雪、为庶人洵正名吗?不,他不会。只要他想起自己曾受到蒙蔽,误以为庶人洵即罪魁祸首,而这旧案的昭雪又是由他寄予殷切厚望的太子在幕后掀开,只会恼羞成怒、觉得面上无光。殿下这次的手笔不可谓不妙,然则,借帝王之手为刃,取罪臣之首级,这样的做法,霍小红圣上想起一次,便会觉得窝火一次。”
“寡人与圣上关系如何,不必卢老费心了。”奕淇眉心微曲,淡淡打断他道。
卢奉先缓缓转首,不再去看奕淇,而是盯着发霉的墙壁,仿佛透过这堵发霉的墙壁,卢奉先想起了许多久远得发黄泛皱的记忆。而那些过往,全都回不去了。
按理说现代极品仙人,卢奉先被定为贡院失火案、科举舞弊案的罪魁祸首,便已然证明庶人洵蒙冤,皇帝本该下旨为庶人洵昭雪污名,却迟迟不提此事。于阿湛而言王晓滨,庶人洵确乃冤屈,的确该为他昭雪沉冤,但庶人洵毕竟有看护试卷不力之罪,该如何妥善处置庶人洵及其遗留的妻妾子女,成为悬在阿湛心间的难题。
阿湛尚未做决定加油菊花,奕淇便有些焦灼,以为阿湛故意将为庶人洵昭雪一事置之不理,遂在朝堂上进言为庶人洵恢复王爵之封,礼待庶人洵妻妾子女。奕淇话未说完,阿湛便怒不可遏,拍案道:“庶人洵昭雪一事,朕自有分寸!偏你如此急吼吼地提起,难不成竟是以为朕故意遗忘?”
“臣不敢。”奕淇躬身行礼,语气轻柔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分量,“陛下日理万机,难免有所疏忽。臣今日提起庶人洵之事,是因前日听闻乐昌公主向中宫禀报庶人洵子女近况,念及其出自皇室,故而心内不忍。庶人洵纵有千般过错,亦是陛下之子,陛下且该顾惜他留下的最后一点骨血。”
奕淇言罢,掀袍跪下为庶人洵求情。见太子如此,祁王、恒王及支持太子的臣子纷纷跪下附议。
阿湛微见怒色,然奕淇御前对答得体,反倒挑不出什么过错。阿湛沉了脸色说:“庶人洵看护试卷不力之罪难以豁免,如今他既已身故3u8830,此罪也就不再过多追究了希里黛玉。”他略略沉吟,脸上似有千年积雪,“当初是因他事犯两案,才将王爵褫夺、贬为庶人,如今既已沉冤昭雪小齐秦,便恢复其王爵之封,由其嫡长子承继爵位。然则,奕洵亦是有罪,其子不可承继潞王封爵,允封永宁郡王。奕洵妻妾自皇家道观接出,由永宁郡王赡养。”
奕淇闻言再度行礼,建议道:“陛下隆恩浩荡,福泽永宁郡王阖家。但请陛下顾念年嫔,年嫔本居贵妃之尊,因受先潞王牵连,故被贬谪为嫔,后因忧愤而薨。年嫔服侍陛下多年,今既已知先潞王蒙冤,不若复年嫔贵妃之封,重新礼葬,方可昭显皇家隆恩。”
奕淇先是设计刺杀案逼得阿湛处死卢奉先,后又公然在朝堂上要求阿湛恢复奕洵及年嫔尊封,纵然他占着理儿,但落在阿湛眼中便是狠狠打了他的颜面。阿湛心中怒意更甚,不得不强忍着怒火道:“准奏张子山。”
听得此话,奕淇心中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他的唇角缓慢地扬起一丝释然的微笑,他终于昭雪了奕洵的污名,他的子女妻妾再也不必受人排揎嘲讽。
退朝以后,阿湛阴沉着脸回到延英殿,正巧玉珂候在殿外。阿湛面沉似水,待玉珂随他进了殿,阿湛便将案几上的茶点通通砸在地上,显然是动了大气杨政道。玉珂被吓了一跳,原先还以为是自己惹怒了皇帝,但细细思量,皇帝方从朝堂归来,若要动气,定然也不是因为她。
玉珂这才安定了心思,陪着笑脸小心翼翼道:“陛下,若是这些茶点不顺您的心意,妾便命人重新进一份。”她见阿湛气闷闷的,想着能让皇帝发这样大的怒气,脑仁儿定是疼得厉害,遂绕到阿湛身后,温柔地替阿湛揉着额头。
阿湛稍稍缓了缓脾气,想起方才奕淇在殿上的模样,仍是忍不住动怒:“朕不说,便以为朕是忘了此事!真是岂有此理!”
玉珂吓得素手微颤金来元,立刻闭紧了嘴巴不敢接话。阿湛满心的怒气正没处撒儿,索性继续道:“庶人洵一案,虽有冤屈,但他确有看护不力之责,朕迟迟未下处置,正是寻思着如何才能做得妥善。若复了王爵之封,岂非当初的罪行一笔勾销?再者,他是自裁而亡,如此不吉、不忠之事,难道不是打了朕的脸面操控丧尸?且奕洵一案是去岁处置的,短短一年,案情便再度反复,焉知明年今日是否又会有人直言卢奉先乃冤屈?难道朕便是由得他们戏耍?”
玉珂听了一言半语,得知是与奕洵有关,又听阿湛话中言语,似是已为奕洵昭雪叶红影,遂不敢多言,只婉声笑道:“陛下威名隆盛,四海之内无不臣服,怎会有人敢戏耍陛下?”
见阿湛面上犹有怒气,玉珂的手势愈发轻柔,缓缓为阿湛揉捏着额头,“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妾不知道。可在妾心里,陛下做任何决定便是有您的道理和规矩,旁人看大局再全面,也比不得陛下目光全面。陛下乃真龙天子,这天底下任是谁都越不过您。您若有事悬而未决,必是希望仔细思量清楚、将事情做得尽善尽美,旁人猜度不透您的心思,才会以为您忘了呢。陛下富有四海,何必与这些人等置气?伤了龙体,反倒让那起子人痛快!”
玉珂费心说和,语气轻柔如羽,说得阿湛心中熨帖不已,气也消了大半。阿湛拍了拍玉珂的手背,“后宫妃嫔就数你最懂得如何安慰人,这话说得我心里的气儿都消了。也是,我又何必与他置气?”阿湛摇了摇头,又问:“小十和小十一近来如何?最近忙着延英殿的事儿,也没怎么去瞧他们石墓阵怎么走。”
“十殿下和十一殿下心里记挂着陛下,妾今儿来时,他们还嚷嚷着要给陛下请安,是妾担心他们耽搁了课业,才将他们赶去麟德殿上学呢。”玉珂见阿湛语气柔和了点,笑意更是柔婉。
阿湛点点头,“你做得对。给我请安何时都可,但麟德殿的学业是不能落下的。”
咸宁四十一年四月初小气鬼喝凉水,阿湛下旨复庶人洵潞王之爵位,其妻妾均从皇家道观接出。潞王奕洵因事涉科举舞弊案,追究其责,只允嫡长子成汶降等承继为永宁郡王。奕洵之生母年氏因受牵连降位叶沉香,故复其贵妃之尊,以贵妃礼重新葬于泰陵妃园陵寝。
当玉珂从阿绣嘴里得知年贵妃母子复其封爵的消息时,不禁想起前几日阿湛与自己抱怨时说的那番话血傀师,惊觉原来阿湛抱怨的人竟然是太子。玉珂当下只觉得背脊一凉,幸亏自己未曾攻讦太子,否则定会惹得龙颜大怒。玉珂吓得抚住心口,低声道:“如此说来,昨儿真是在鬼门关前晃悠了一圈!这宫里谁不是知道,若是说了东宫一句不是,圣上也不管是非对错小饰与洋子,头一个就来问罪。若是我昨儿说了一句不不该说的话,恩宠和前程也就断得干干净净了。”
阿绣垂眉道:“奴婢倒觉得,这是娘娘的机会。您想,自潞王洵出事后,圣上与东宫的关系不复往昔,若是再出了什么事,这储位可就……”
玉珂眉心骤然一跳,仿佛暗夜里被风扑了一下的烛火,闪着幽幽的光芒,“你说什么呢!牙齿也有磕到舌头的时候,东宫乃国本,素来又得圣上爱重,圣上岂会是那等废储致使国家动摇的昏君?即便是你说对了,现还放着祁王呢,哪里就轮到我了。”
阿绣闭口不言,玉珂摇了摇头,微微垂下眼皮,凝视着手腕上的赤金莲花镯子,道:“我出身寒微,一没资历,二没身世,全是仰仗着生育了两位皇子以及圣上的一点怜惜,才走到了今日。可这路再难,也得走下去,不光是为着我自己,也是为了两位殿下双面罗密欧。放眼看去,这宫里唯有皇后是最牢靠的,皇后育有两位嫡出皇子,膝下的三位公主又最得圣宠南安人事考试网,我只有依附着皇后,将来才能替阿滔和阿泯挣一个好前程!”
全文详见:1009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