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5

戳中泪点!那些逐渐消失的老底子上海记忆,你还记得多少?-魔都上海对于许多人来说关于上海的城市印象多数都是屹立的摩登大楼别具一格的海派风?


戳中泪点!那些逐渐消失的老底子上海记忆,你还记得多少?-魔都上海

对于许多人来说
关于上海的城市印象
多数都是屹立的摩登大楼
别具一格的海派风情与时尚氛围
或者不计其数的网红店……

然而在摩登与繁华的背后
一些老上海的记忆却在逐渐消失
那些消失的地标、老行当或上海味道
你还记得多少呢?
和魔都君一起追随时光的轨迹
探寻那些慢慢消失的老上海影子
也许你还能从中找到小辰光的记忆

有些地标曾陪伴过许多上海人的时光
结果却只能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
也挺令人唏嘘不已
上海电视塔

大多数人都知道东方明珠,却不知道上海曾有当时中国第一高塔——上海电视台。当年的票券时代,每张布票上印的便是它,相当于现在每张人民币上的毛爷爷。后来因东方明珠的建成便拆了,再也看不到了。
八埭头

大概只有上了年纪的杨浦人才知道这个地名吧。曾一度繁华到有“杨浦南京路”的美称,全长不过三四百米,衣食住行却都可在街区解决。前些年迎来旧区改造,八埭头便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再见了八埭头!老杨浦的南京路!
虹口大戏院

这是上海首家电影院,也是中国第一家开放营业的电影院,小时候总叫它“铁房子”。在一家溜冰场上用铁皮搭建了虹口活动影戏院,后来改名为虹口大戏院,最后因海宁路拓宽就被拆除了昭文君。
太平洋数码

小时候说起到哪去买电脑,大人们都会齐声说“去徐家汇的太平洋数码撒!”这儿曾是徐家汇的数码王国,坐落在核心商圈,长达14年之久,后因业态“过时”而被淘汰了……
亚洲第一弯

这个华美的弧形是上海宁儿时的“外滩最佳观景点”。据说因"亚洲第一弯"的景色太美,司机们经过时为饱"眼福",会情不自禁放慢车速,致使这个下匝道经常出现拥堵。后来因工程的推进,这座100多岁的高架桥就消失了。
东台路古玩市场

喜欢古玩的老上海人,总喜欢抽空上那去逛逛。说不定看中哪件喜欢的,就摆放在家中装点一番。东台路原是上海最早的古玩交易所,最终古玩不敌价格更低的工艺品。现在见到家中摆放的古件,仍然会想起当初的日子。
沪西工人文化宫

陪伴了70、80后上海宁的成长,是那个年代不多的几处娱乐场所之一,很多年轻人也喜欢买那里的小商品。一提起西宫,很多人都知道除了学习、娱乐、休闲,好多人的爱情也在这里“萌芽”哦!如今这里面临改造余家俊,很多以前的物事也令人不舍。
七浦路

又名“cheap路”,这里的东西物美价廉,学生时代老喜欢来这讨价还价。以前这里沿街都是老房子,道路狭小,天天拥挤不堪。后来经过改造,成为一条和其他商圈无差的路,可是淘淘淘、买买买的快感也消失了席勒速写。

虽然上海如今的美食众多
可再怎么多
都不及记忆中的那个味道
搅搅糖

一毛钱、两毛钱……每天都闻着搅搅糖那特有的香味,小跑着进校门,小时候还一直琢磨着自己动手卷一卷,一张一弛,一股浓浓的苕香味便慢慢散开来……真是承载了阿拉好多欢乐的记忆呀!
麦乳精

那时最美好的愿望就是干吃麦乳精了!以前家里还有专门装麦乳精的铁盒子,味道超级怀念。不过在那时还算是奢饰品,只有来客人时才会泡上一杯,冬天来一杯也暖到心窝了~
马头牌冰棒

经常听到大街小巷的吆喝:“冰棒—马头牌;马头牌—冰棒”。夏天能吃上一根,简直是上海小囡莫大的幸福!马头牌冰棒被亲切地称作“童年的哈根达斯”,是小辰光额味道。
擂沙圆

只有来上海才能吃到的特色点心,已经有了七十多年的历史青帝重生,煮熟的汤团上滚一层擂制干豆沙粉,吃起来软糯可口,现在几乎都绝种了。
爆米花

爆米花听起来似乎没什么稀奇,不过每次到弄堂口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老远就闻到喷香的爆米花香味,这时阿拉都会兴奋地奔过去,儿时的爆米花比起现在电影院的爆米花老有味道了!
麻糖

儿时路过学校门口,都会听到“叮叮当~”有节奏的锤子敲打铁片的声音。敲下一块后,大家都会迫不及待地围上去,你一块,我一块,舔着心里甜滋滋的!
生炒热白果

旧时走在路上经常听到“生炒热白果,香是香来糯是糯,一分洋钿(即钱)买×颗。”这时便会不由自主地走上去,特别期待它出锅的一刻。这是小时候上海小囡最爱的小吃!
老虎脚爪

曾是上海阿姨传统早餐的经典味道。用面粉捏成老虎脚爪的形状,烘烤出来又香又脆、价格实惠,外婆、爷叔、姆妈、小囡都对老虎脚爪的味道都恋恋不忘!
幸福可乐

算是70后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饮料了吧超级恶魔人?那时能喝上一瓶,简直能在小伙伴面前嘚瑟半天!就像它的名字,喝上一口满满的幸福,不是现在碳酸饮料能比的情怀。
可可牛奶

小时候每天上学,在一些早餐店和摊位上随处可见这袋牛奶,还是上海本地生产的哦。尽管现在各种可可味的牛奶层出不穷,小时候握在手心里暖乎乎的可可牛奶,还是难以忘怀流浪歌简谱。
棉花糖

记忆中最美的画面,就是看见棉花糖云彩的瞬间。看着小贩一下下地卷着由小变大的棉花糖,心里都希望自己拿到的是又大又甜的!
粢饭糕

老早沿街挑担现炸现卖的粢饭糕是童年挚爱。一块大大的粢饭糕由挑担老头用火钳对角一分,两个孩子一人一半,用稻草拴着蘸点辣伙,是多么香美的垫饥点心啊!
铜川路水产市场

大闸蟹、小龙虾是上海宁情有独钟的海鲜。“来铜川吃海鲜”过去流传在每个上海宁中间玄天魂尊。它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20个年头,如今已经关闭了,我们再也吃不到像这样物美价廉、新鲜美味的海鲜了。
彭浦夜市

无夜市不人生。彭浦夜市曾经风靡魔都,小时候约上几个小伙伴去那撸串,相当爽快淋漓!后来夜市改头换面,虽然依然火爆,但似乎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

新的行业层出不穷
不少老的行当也已经慢慢消失
这些,你还记得多少?
削刀磨剪刀

当年在上海滩,削刀磨剪刀这个行业收费低,利润小,既是室外的,又是流动的,师傅们都很辛苦秦海路。那时候听到“削刀磨剪刀”的吆喝声响起,总会把家里生锈的刀拿出来,现在已经听不到那声吆喝了。
剃头匠

一个架子、一盆开水、一根板凳、一个煤炉。剃一个头不过2元柴河沿战役,成为老上海人最休闲的方式。当时师傅手艺也好,剪得那叫一个麻溜。现在每次剪完头发果然还是怀念以往坐在树荫下剃头的日子。
弹棉花

老早底,家家户户盖的都是又暖又轻的“棉花毯”,最早棉花还是凭票供应的。住在石库门弄堂里,南家三姐妹2常有弹棉花的师傅来兜生意。现在市面上羽绒被、羊毛被琳琅满目,但总比不上暖和又柔软的大棉被来得便宜舒服。
修表匠

从前手表是人们常带的配件。一旦手表出了什么问题,拿到修手表的作坊中都能及时搞定高浩元。闲时还可以欣赏下摆放的其他物件,而且价格都不贵。现在戴表的越来越少了,坏了也直接换新的,以往的修表匠也消失了。
修棕棚

“啊有啥格坏格棕绷修伐?”对于睡棕绷床长大的这代人来说,这样的吆喝声再亲切不过了。那时谁家都会遇上棕绷木框变形、棕丝破裂,于是便有了这样的吆喝。把棕绷搬到弄堂里,搁在两根长凳上,围着看修棕绷的日子现在却消失了。
补锅匠

以前谁家的铁锅烧穿了,拿给师傅补一补又可以继续用。补了又补,一用就是好多年,炒出来的饭菜也香喷喷的,现在锅的类型越来越多,换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补锅匠也不常见了。
卖花阿婆

以往的弄堂总飘着一股清香的栀子花香气,好多苏州阿婆摆一篮栀子花在街头或者沿街叫卖,一口嗲答答糯叽叽的苏州话让你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现在的商业街区中却很少看到卖花阿婆的身影了耶稣自由风。
电话间

那时家里没电话,更没手机,联系亲朋好友都靠公用电话传呼。你要联系的人不但要有电话号,还要有详细的门牌号。现在人手一把手机,你是否还会想起以前去电话间打电话的场景?

上海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
不少区合并的合并、撤县的撤县
在新地图上也再看不见了……
卢湾区和闸北区

你住过闸北区或卢湾区吗仲晶?自从卢湾区并入黄浦区、闸北区并入静安区,这两个区的名字已经慢慢被人淡忘了丁可儿,更心酸的是,现在地图上也没有这两个区了。
真如区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共设立了20个区和10个郊区,真如区就是10个郊区之一,陈雁升毗邻普陀。在1956年,上海对各区的行政区划进行了大调整,真如区撤销,被划归普陀区和当时的西郊区。
南市

2000年7月11日,上海正式撤销黄浦区、南市区,合并成立新的黄浦区,从此“南市”便从上海地图上消失了。然而,那些叫“南市”的日子,仍然是每个南市人心中珍贵的记忆。

那些已经消失或者即将消失的上海记忆
在如今上海每天更迭的日新月异里
请不要将它们彻底遗忘
让它们留在记忆的时光胶囊里吧
只要有一份上海情怀和上海精神在
上海的每个时代,都值得我们留恋
互 动 话 题
你有什么珍贵的上海老记忆
在评论区和魔都君一起分享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文详见:10117.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