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8

玩游戏和女朋友,你选哪样?-韦一同 天河市,茂宏网咖。“恭喜三十六号机大神超神!”“靠,那孙子该不会是故意掉到青铜五虐菜吧,这才二十分钟


玩游戏和女朋友,你选哪样?-韦一同


天河市,茂宏网咖。
“恭喜三十六号机大神超神!”
“靠,那孙子该不会是故意掉到青铜五虐菜吧,这才二十分钟不到,又特么超神了!”
电子提示音再次响起,在网吧玩LOL的玩家都是一怔锦衣娇,下意识的朝36号机看去,当然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不屑,十分鄙视这种故意掉段虐菜的‘人渣’!
“先生这是奖励您的可乐。”
前台的服务员端着一听可乐走到张凡身前,张凡回头显得有些尴尬,说:“还是不必了吧,我实在是喝不下了。”
张凡第一次来这网吧打代练单子,不知道这网吧还有超神送饮料的规定,这才不到三个小时的工夫,他桌上的能摆的地方全都被各种饮料给占满了,都搞得他一张嘴就想打嗝。
“切,装什么逼,虐菜还虐上瘾了,没见过无耻的渣渣。”坐在旁边的玩家嘀咕道卢少慈,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张凡假装没听见,动了动鼠标回到了游戏结算窗口,咚的一声,刚刚还嘀咕不停的玩家顿时咂舌,只见屏幕上升腾起一副璀璨耀眼的金属翅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恭喜晋级超凡大师!
“妈的,竟然打的不是青铜局……这尼玛的还是钻一晋级赛!”
“我要骂人了,日了,你看他玩的不详之刃数据,15-0-7,对面的发条都被杀成狗了!”
几个玩家忍不住爆了粗口,顿时坐在周围的玩家纷纷围拢了过来,看着张凡游戏里的结算窗口目瞪口呆。
“这大神你认识吗?”
“不认识,在天河一中没见过,估计是外面过来玩的大神吧。”
在网吧上网的大多都是重点高中天河一中的学生,但对于张凡这位忽然出现的大神却没有一点印象,要不然早就有人凑上套近乎想要‘上车’了。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张凡或多或少有些不习惯,稍显腼腆的戴上耳机,将音乐的音量调到最高,等到周围的人逐渐散去才点了‘再来一局’。
张凡对于玩游戏确实非常擅长,从最初的澄海3C到如今的LOL,他总能以最快的速度上手,并且对游戏的阅读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所以他一穷学生也就做起了兼职代练,当然不光是赚零花钱,还得替老爹还因为自己开后门进天河一中所欠下的债务。
“喂……”
正当张凡准备开游戏之际,有人在身后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张凡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去,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吊带,小胸部隐隐挤出一条沟的白皙美女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大神帮我打个晋级赛怎么样?”戚薇犹豫了片刻说道,脸蛋儿微红,自己都觉得跟陌生人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太过于唐突。
张凡一愣,原来只是来找他帮打晋级赛的,于是微微一笑:“青铜晋级白银50,白银到黄金两百,包赢,输了赔双。”
“你……这么贵呀?”
戚薇瞬间傻眼,刚刚还觉得眼前这小子挺好说话的,却没想到张口就提钱,戚薇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纯粹是被气红的。
要换成平时的戚薇能力起源,肯定会二话不说就转身甩给对方一个冷傲的背影了,再说了她家里管得很紧,现在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只是现在她很为难,她的男神前些日子已经上了黄金段位,目前正在跟同为黄金段位的碧池周小青双排,要不然以她的性子是不会求人的。
“我……我现在暂时没这么多钱,可不可以先欠着?”戚薇微微撅了撅小嘴儿,模样十分可人,还往张凡身前靠了靠,戚薇心里暗笑,这一招她屡试不爽,在班上几乎没有一个男生能够拒绝她的要求。
只可惜戚薇遇上的可不是普通的男生,而是一个彻头彻尾钻进钱眼里的牲口,张凡显得没有半点兴趣,无奈的摊了摊手:“没钱就算了,我很忙,不好意思。”
到不是张凡性取向不正常,相反他现在心跳很快,特别是几乎面贴着面靠着一个大美女,还能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体香时,他就更加紧张了,握着鼠标的手心全是汗。
不过张凡很清楚,像这样的美女可不是他这样的小屌丝能够亲近的,这点自知自明他还是有的。
戚薇被张凡装出来的淡定气得简直牙痒,却又拿这油盐不进的小子没有一点办法,但她并不像这样轻易放弃,要不然今晚跟男神双排的还会是那可恨的碧池。
“等等,别开游戏!”戚薇不死心的喊了一声,张凡有些无语,但还是没有点鼠标。
戚薇这一次索性坐在了张凡的椅子扶手上,张凡目瞪口呆的同时,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实在是没想到这美女这么开放,特别是身边那一对不断晃荡着的黑丝长腿着实让他‘触目惊心’,简直让他这没见过世面的雏儿口干舌燥。
“帮我把这一局游戏打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5dplay。”戚薇唇齿有些发抖,凑在张凡的耳边低语。
张凡就算是根木头都感觉到了一丝古怪,这美女身上看样子确实是没钱,但是现在这是要闹哪样德乾旺姆,张凡忽然心里一惊,该不会是准备……肉偿吧!?
瞥了瞥对方隆起小山的白皙胸部,张凡的理智全都被色心攻占,冒着被扇耳光的风险小声说:“我想……摸一摸你的胸部。”
戚薇闻言浑身都是一抖,虽然有些羞愤,但终归是色诱成功了,只是没想到这看起来没种的家伙殷若拙,竟会如此大胆的提这种‘羞人’的要求。
戚薇有种想扇眼前这混蛋一耳光的冲动,但又想起要不了多久怕是会去宾馆开房的男神跟碧池,心想:“又不是做那种事情,只是摸一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小子最多念高一,他能懂什么!”
戚薇不说话,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在上分大计前屈服了,咬着银牙点了点头,脸蛋儿通红的俯下身子,用张凡的QQ加了自己的QQ,南怀仁同时发了游戏密码过去。
见女神点头答应了自己的非分之想,张凡快激动得心都蹦了出来,脑海里不禁浮现在老爹珍藏的DVD碟片中所看到的那些娇喘连连的春色画面,同时颤抖着手指输入了眼前这大胆美女的账号密码。
张凡先是看了一眼妹子的ID:梦舞小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美女说:“你会跳舞?”
“你……别废话,快玩游戏!”戚薇白了一眼张凡,张凡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只好尴尬的点出了符文页,将AD符文中的红色印记物理穿透全部换成了攻击力。
“你这是干什么,我的ADC符文全被你调乱了,再说不带穿透符文,后期打得动谁啊?”戚薇有些恼怒,很反感别人乱动自己的东西。
“换成S2或者S3估计可以,但不符合现在这游戏的节奏,而且……我不需要打后期。”张凡摇头笑了笑,一谈到游戏,有种莫名的自信出现在他的脸上。
“真的白云叶山?”
“不骗你。”张凡咧嘴一笑,看了一眼战绩,难怪美女急着找代练,黄金晋级赛两局提莫上单战绩都很惨,分别是1-6和0-3,眼下要是再输一局就又得从先爬分了。
“烦不烦,叫你玩游戏,乱看什么东西!”见到张凡看她惨无人睹的战绩,戚薇恼怒不已的连忙关掉页面,回头一个劲儿的瞪视张凡。
张凡只好干笑了两声,也不好去再刺激这妹子,要是把人家给气急了,不找代练那他可就亏大了。
“选到了打野位,哎呀,快叫他们禁石头人跟孙悟空。”一进入BAN选画面戚薇就坐不住了,在她眼里石头人跟孙悟空多恶心啊,一个大招就会让她最强的提莫队长上天,要是不禁这游戏还怎么玩?
张凡正好排在三楼,却没有听戚薇这尊白银大神指挥,而是默默地BAN掉了版本强势的狮子狗,在他的理解中,这版本的狮子狗非常强,五星的W技能有类似奥拉夫的免疫控制效果,正好弥补了狮子狗团战被控容易被秒的缺陷。
混分巨兽石头人被放了出来,对面果断秒选之,一旁的戚薇直皱眉头,要不是戚薇刚刚看见了张凡晋级超凡大师的一幕,要不然早就气得让张凡起开了。
“妈的,石头人都不禁,垃圾分段还选个小学僧来坑,老子要秒了!”
“就是,这分段十有九的盲僧是坑,三楼智障。”
张凡秒锁定了盲僧,而对面则是如今非常强势的人头收割者螳螂,他这一‘智障行为’着实是让一帮队友气得跳脚。
不过说归说疼你但怯步,到也没有人真的秒退,毕竟要是秒退那可是要扣分的,要是晋级赛的话则会被直接判输。
“敌军还有三十秒进入战威海油饼场,碾碎他们!”
“一级不团。”张凡飞速的敲下一行字,控制着瞎子站在下路三角草丛开视野。
“马勒戈壁的,有机器人都不团,简直就是脑残!”下路的寒冰气得大骂。
其余队友纷纷附和,简直是将这连‘龙瞎’皮肤都没有的‘小学僧’当成了脑残。
然而张凡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摇了摇头自语:“团了你们也打不过。”
一旁的戚薇忍不住好奇说:“怎么就打不过了,咱们这边有机器人啊?”
张凡淡然一笑,轻笑着说:“机器人学Q一级团是挺强的,不过要是对面布隆稍微会玩一下,配合卡牌的几秒一个黄牌控制,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走掉。”
“哦,原来是这样。”戚薇好歹也是玩了上千局的老油条,听张凡这么一说,到也明白了过来,觉得这小子说得还是有一些道理。
张凡的瞎子很悲剧,红BUFF刚刚刷新出来,不过下路的寒冰跟机器就跟商量好了似的,没有要帮他打BUFF的意思,好在是张凡也没打算要别人帮,所以出门装没有选择150的绿药,而是三瓶红药,并且一级出人意料的学了W技能护盾加吸血姚洛铭,因此打掉红BUFF并不是很费劲。
打完红盲僧升级到2级,必然是学了Q技能天音波,也是盲僧的主要输出技能,并且往对面野区赶去,戚薇眼前一亮,说:“对面的螳螂打完蓝,现在肯定在打蛤蟆,现在过去抓他正好来得及。”
然而张凡并没有听戚薇往河道下方绕过去芭利娅,而是绕到了蓝BUFF外的爆炸果实上,默默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如果是有人帮他打红,那螳螂应该在打蛤蟆,不过嘛,现在时间耽搁了,那可就未必了。
戚薇不知道张凡在这里等着有何用意,变得十分着急,张凡却还忙里偷闲的瞅了她一脸,露出自信的微笑说:“3、2、1……”
说完,A掉爆炸果实,盲僧瞬间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到了三狼当中,一只深蓝色的‘蚱蜢’被吓得七窍生烟,完全没想到瞎子会以这种方式来反野。
对面螳螂显然也不是傻子,状态不佳,想用三狼挡住盲僧的Q,不过这一切都在张凡的算计当中,一道黄色光中从天而降,惩戒掉了只有两百多点血的头狼,盲僧的血量也因为被动的缘故回复到满血。
惩戒落下的瞬间,一记Q技能天音波精准无比的命中在螳螂的身上,紧接着就是一记平A,螳螂血量顿时掉到了只有三分之一。
戚薇激动的简直快跳了起来,连喊:“踢死他,快踢啊!”
张凡只说了两个字:“不急。”
话音刚落张凡的眼神骤然变化,如同一把出鞘的宝锋,变得无比犀利,身边的戚薇见状神情一凝,看向那目光如炬的黑色双眸,仿似当中有一道道漩涡能吞噬她的视觉,连她自己的意识都不禁被吸引了进去,现在这个色眯眯的小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就在天音波即将消失的刹那,螳螂被迫闪现过墙,盲僧这才不急不慢的一脚跟着踢了过去……
firstblood!
“太棒了,一血!”
开局不到五分钟400块钱到手,戚薇高兴得手舞足蹈,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十分可人,张凡却没有多少得意的,毕竟以他的水平虐一个白银1的螳螂实在是太简单不过。
“螳螂你脑子有进屎了吧?这么快送出一血,你到底会不会玩?”这么快被拿掉一血,刚才勤勤恳恳的帮螳螂打蓝BUFF的布隆十分不爽。
“我特么的这不是怪中单不过来帮我吗,我怎么知道瞎子来得这么快蔡宗建!”螳螂果断将锅甩给中路,中路的维克托一脸懵逼,这锅子来得也太突然了一点。
“呵呵,巧合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张凡这边的ADC寒冰冷笑,认为这不过是凑巧罢了中意在线。
张凡笑而不语,摁下TAB键看了一眼寒冰的段位:黄金4,难怪这么傲气,此时带着白银3的机器人在下路混得还不错,已经领先对面奥巴马近10个补刀。
“别理他,这种人自己选个最坑的寒冰,还好意思嘲讽队友,真不要脸。”戚薇愤愤不平的说道,青铜白银分段向来就有十个寒冰就个坑的说法。
“还好吧,寒冰改版以后一直都很强力的。”张凡却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目前的寒冰甚至不比当前版本最强势的女警差多少,而且要是女警对上寒冰可能还会被技能克制。
张凡拿掉螳螂人头后没有选择回城,这让白银分段的老油子戚薇很不解,按道理来说应该回去出装备累计优势才对,要不然这人头的经济也就白拿了,起不到进一步压制螳螂发育的效果。
张凡先是到中路亮了一个相,对面的维克托立马往回撤了几步,有些忌惮轻易拿了一血的瞎子.
然而张凡对近乎满血的维克托没有多大兴趣,加上自己这边选的是前期比较鸡肋的卡萨丁,因此想杀掉有闪现跟疾跑的维克托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中路停留了几秒钟,金光一闪,如张凡所算计的一样,正好混到了盲僧非常强势的3级,来中路混几个兵的经验才是张凡真正的目的。
“复活了。”张凡喃喃自语,嘴角掀起一缕弧线,身畔的戚薇眼前一亮,又惊又喜的说:“难道你还准备……”
张凡笑着点了点头,用最快速度绕到了对面的红区,先是在红BUFF草丛插了个眼,紧接着就蹲在草丛后面等待了片刻。
“哈哈,你也太坏了吧。”当看见二级的螳螂十分吃力的劈砍红BUFF时,戚薇还是忍不住笑了,只觉得身边这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家伙太阴险了。
眼看着红BUFF被打残马文仲,盲僧忽然从草丛中钻了出来,二话不说一个惩戒就将螳螂辛辛苦苦打残的红BUFF收掉,而只有半血的螳螂简直都快哭了,气得大骂:“盲僧,我日你祖宗!”
张凡的盲僧如同一个欺凌少女的恶汉似的,一记天音波稳稳地踢在了螳螂的身上,螳螂之前就已经交过了闪现,并且没有到三级连E技能都没有学,所以根本就没有半点可以逃脱的可能,三拳两脚之下就被盲僧给再次揍趴下。
“坑,螳螂果然是个脑残,才刚开始就被野区养猪,老子服!”
螳螂又一次挂掉大唐酒徒,维克托立马补刀,以发泄刚刚背锅之恨。
“我……我也不想啊,这瞎子好像每次都能知道我想做什么……”开局才几分就已经0-2的螳螂彻底没了脾气。
“好厉害又杀了螳螂,这局赢定了!”戚薇一脸的惊喜,仿似已经看见了通往黄金分段的大门一般。
“妹子玩得不错,出去加个好友一起开车?”上单诺克说道,把张凡当成了妹子。
张凡给出的回应更是直接,娴熟地打出一行字:“金牌代练请加Q5399221,承接各大分段代练,一天之内出单!”
“原来是代练,难怪这么厉害。”诺克愣了愣称赞道。
“这逼装得好,不过就是杀了两次脑残螳螂嘛,装什么装曾近荣。”寒冰不屑道,觉得身为‘黄金大神’被一个小学僧抢了风头还被打脸十分没面子。
张凡没多理会这寒冰,而是看了一眼上路的兵线状况,上路诺克将石头人压在了塔下打,石头人并没有机会抽身来野区找他麻烦,索性便将红区的石头人F6清了个遍,紧接着又刷完了自己这边的蓝区,到达五级便选择了回城。
合成了打野刀后,掏出一双草鞋外加低分段虐菜神器提亚马特,五级的盲僧现在可以说见到一次螳螂就能杀掉一次,这一局要是不出意外对面的打野只能算是一个超级兵了。
不过那只是最理想的情况下,现在的中路较量中,对面的维克托显然更会玩一点,交出双招在塔下单杀掉了卡萨丁,而两次被击杀后的螳螂也学聪明了,开始在野区做起了视野,终于让张凡的攻势放缓了一些。
“哎呀,对面变聪明了呀,每次你出现中野就会过来围攻你。”戚薇有些担忧的说道。
张凡笑了笑说:“没事,他们来抓我,正好可以让队友发育更好一些。”
再次打掉对面的石头人,盲僧升级到六,果断秒学了大招,趁着诺克将兵线压倒塔下,一个插眼过墙,二话不说一脚大招就踹在石头人身上,石头人还没落地就被精准无比的Q技能命中,配合诺克的攻击石头人甚至连大招都没来得及放出来就被击杀。
张凡已经拿到大杀特杀,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按照他的猜测,这个时间段正好是下路第二个蓝刷出来的时候,几乎可以肯定比较肥的维克托会跟螳螂去下打一波麻将,于是张凡连续发出几次下路撤退的信号。
“麻辣隔壁的,标记尼玛啊,难不难听!”寒冰暴躁不已的大骂道,非但没控线发育反而还打得更加激进了一些。
“doublekill”
果然,就如张凡所料,下路爆发团战,中路的卡萨丁才刚刚赶到,下路的寒冰跟机器被四人围剿,并且送给维克托一个双杀,同样也是三个人头在手的维克托一下就起来了。
“兄弟,人家代练大神都叫你撤退了,你怎么乱来啊?”上单诺克非常不爽,本来这局都已经稳了,却没想到被一个看起来段位还不错的黄金4给带了节奏。
“关你吊事,闭嘴吧!”这寒冰的脸皮之后超乎想象,还将火气发泄到了诺克身上。
接下来寒冰就像是故意在气队友似的,先是想单杀对面的奥巴马却被布隆及时赶到再次击杀,战绩已经变成了0-3。
同时张凡也逮到了在打F6的螳螂,顺利将其击杀,人头比来到4-0,对面的螳螂惨无人睹,十多分钟的时候连把战士打野刀都没能做出来。
“这寒冰好恶心啊,他根本就是故意在乱玩,气死我了!”
张凡刚刷完一轮野怪回城,下路就在此出事,倒霉催的黄金大神被维克多跟下路组合包饺子,同时还搭上了一个赶去救人的苦逼机器人,这一幕看得身旁的戚薇直气得跺脚。
反倒是张凡还安慰起了她,说:“没事,人头都集中在维克托的身上,团战只需要秒掉他就行了,而且他没有做中亚,所以问题不大。”
“是这样吗?”戚薇有些迟疑威廉·密里根,然而见到张凡一脸自信的笑容时,竟有种莫名的信服感,就好似这个小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得到验证似的,不禁让她心跳都加速了几分。
“这家伙要是不乱提条件到也还算不错……”
“天呐,我在想什么,我该不会对一个看起来刚念高一的小弟弟有兴趣?我的天!”
戚薇的心里就好似有两个小人儿在争吵似的,心情竟是因为张凡的存在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张凡没有察觉到戚薇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趁着维克托回城的空挡,单人SOLO掉了火龙,集体攻击力更是上升了一个层次。
“妈的,我怀疑这瞎子开外挂了,要不然我插眼了怎么都看不到他进野区,还有这攻击力太变态点了吧?一脚踹我半条血,李一情什么鬼!”螳螂被盲僧一套连招秒掉后,忍不住发出全体消息。
张凡见状笑着摇了摇头火机吹,螳螂虽然在野区入口做了眼,不过这可对来去自如十分灵活的盲僧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直接从大龙坑插眼过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对面野区。
而且战士打野刀加上九头蛇的攻击力在前期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套QARQ的连招没打完螳螂就必定稳稳跪掉。
螳螂刚一死,赶来支援的奥巴马显然是低估了盲僧的伤害,一套连招接着几次平A加九头蛇的主动效果后就被击杀,而此时对面的野区已经被张凡给杀穿,再次拿下螳螂与奥巴马的人头后,盲僧已经手握六个人头,无人可挡。
“黑哥我建议你团战靠后一些,要不然会被螳螂跟石头人秒掉的。”机器人好心建议跟他双排的‘黑哥’,只是寒冰却并不领情只是说了句‘看我心情’,几个队友见状都十分无语张静蕾,现在拿这寒冰简直是无语了,要不是顾忌这孙子气急败坏会故意送头,要不然早就被喷出翔了。
“又是火龙耶,赶紧打掉这局就稳赢了。”
这一次对面没有给张凡SOLO小龙的机会,五个人放弃兵线先一步赶到小龙处的河道。
“别被强开……”
机器人字都还没有打完,只听见一阵巨响传来,没有任何保命技能的寒冰瞬间被闪现接R的石头人炸飞,接着被对面一哄而上凌辱至死,而准备给寒冰套盾的机器人被维克托的W罩子给套住,同样没能走掉被石头人一巴掌给拍死。
“快退啊,卧槽,两个草包!”诺克只感觉内心如同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怎么就遇到这个草包的下路双排,被迫开启疾跑上了上去。
诺克虽说是发育不错,但面对活活被送得飞起的维克托还有奥巴马还是扛不住,好在是配合卡萨丁打出了一波小爆发,将脆皮的螳螂的打残,却没有收掉对方,自己则是先一步倒地。
“哈哈,好爽,翻盘了!”蓝色方团战溃败,早就憋着一股恶气的螳螂狂笑不已。
“等等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好像对面少了一个人……”维克托忽然一怔。
“一库!”
一个霸道的声音从维克托的身后惊起,瞬间就吓得敌对五人一阵胆寒……
全文详见:1018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