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2

本地|兴化判官舞:寄托着惩恶扬善的愿望-兴化码头 在首届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一人身着红色蟒袍,面戴判官面具,手执斗笔、“善恶簿”


本地|兴化判官舞:寄托着惩恶扬善的愿望-兴化码头





在首届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一人身着红色蟒袍,面戴判官面具,手执斗笔、“善恶簿”,表演着各种动作;另一人身穿长袍,背插靠旗,立于四位壮士抬的高椅架上,做着跌叉、展翅、翻筋斗、倒挂油瓶等高难技巧动作,让观众记忆深刻。这就是兴化判官舞,判官舞分为“文判”和“武判”,清朝中期在兴化城乡最为盛行。
坚守半个世纪的“判官”
2007年,泰州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兴化判官舞作为民间舞蹈,名列其中。2011年,作为第二批非遗项目传承人申报的石桂山,时年85岁。如今,91岁的石桂山老人身体依然健朗,谈起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判官舞特战风云,老人侃侃而谈,说到激动处,老人还起身做起了舞蹈动作。
“我的父亲是跳判官舞的,判官舞分为‘文判’和‘武判’,父亲所担的角色是‘文判’刘璀翎。”石桂山说极品智能,看到父亲表演,他会跟着比划。19岁时,他白天在茶馆学徒,晚上,父亲就手把手教他判官舞。因为有从小的耳濡目染,石桂山学得很快。20岁出师后,就替父表演了,一直到70岁左右还活跃在舞台上靠大虾的做法。
石桂山说,那时判官舞以行业工会的形式存在,很是盛行,每年集中在端午节前后表演。“文判”的行头很隆重,必须身穿蟒袍,面戴判官面具和胡须,手执红色斗笔和“善恶簿”,脚穿朝方靴。出行游街时褚映群,前面有彩旗队和锣鼓担子打头阵,“判官”随后。
“称为‘判官舞’,在表演时肯定是要有舞蹈动作的。”石桂山说,这里的舞蹈是很讲究的,比如祈福许愿,由“判官”打开手中的“善恶簿”,用斗笔写写画画,并配合舞蹈动作如“三拜”、“托魁”、“魁星点斗”等;在庙里祭祀或遇有“路祭”,“判官”将表演“大开门”、“小开门”、“三拜”、“苏秦背剑”、“斟酒”等动作;还有纯属表演的,动作有“梳马背”、“泼水浇马”、“见到状”、“牵马”、“接白果”等,表演者还可根据现场情景即兴发挥。对于一些恶人恶事,“判官”会左手执簿,右手握笔,在“善恶簿”上点点画画,示意“大斗小秤”、“忤逆不孝”、“仗势欺人”、“作恶多端”、“奸盗邪妖”、“荒淫无道”、“尽扫妖”。表演动作有“大开门”、“托魁”、“苏秦背剑”、“撞钟”、“扫堂”、“击鼓”、“三叩”等。
曾被编入《民间舞蹈集成》
孔祥年是从兴化文化战线上退休下来的老同志,与“判官舞”有着不解的渊源。上世纪80年代,兴化文化部门开展“三民”的调研活动,“三民”指的是民歌、民俗、民舞,孔祥年是专门调查民舞这一块的,“判官舞”的资料就是他那时候挖掘和整理出来的。从“判官舞”的挖掘到入选市级非遗,孔祥年也做了大量工作。
“‘判官舞’是由巫舞、傩舞演变而来,是古代‘傩祭’仪式中的一种舞蹈。”孔祥年说,“判官舞”有文判、武判两种冯喆朱珠。文判身着蟒袍,面戴判官面具和黑、白毛胡须,手执斗笔及“善恶簿”,遇有“路祭”或放鞭炮欢迎者,即现场舞蹈。武判亦称“抬判”,表演者立于四个壮汉抬的高椅架上,身穿长袍,背插靠旗,面部用油彩化妆成各色脸谱。武判以毯子功为主,遇有“路祭”或放鞭炮欢迎者,武判则在地面舞蹈或在高架椅上表演跌叉、展翅、翻筋斗、翻扑倒立、倒挂油瓶等高难技巧动作。
在清朝中期,“判官舞”在兴化城乡最为兴盛,单是城区有近百队。艺人们自发组织起来,依托行会,筹集资金,购置服装、道具、乐器,每逢五月城隍会、龙王会、都天会吴中服装学校,便扮演起红脸、白脸、粉脸、青脸等各种类型的“判官”,有表现丑恶的,有表演和善的,有表演劝世骂世的等等压六宫,届时群英争雄,各显其能。
“判官舞”音乐一般使用民间曲牌和民间小调陈强尼,如“八段景”、“苏武牧羊”等。乐器有二胡、笛子、唢呐、月琴、堂鼓、响板、锣、钹等皇甫惠静。乐队艺人与“判官舞”表演者都能配合默契,适时根据表演者的内容、情绪而调整曲牌和音乐气氛。
“判官舞”之所以深受欢迎,除娱乐性外,还有鞭挞坏人的丑态。据当地老人介绍,过去“判官舞”五月巡街表演时,当月里很少发生犯法事件。民国初期,兴化八字桥附近有一位布店老板,平时行为不端,奸诈欺民,老百姓都憎恨他。有一年五月,“判官”舞至布店店堂,“判官”拿出簿子点点画画的表演,老板见“判官”怒目圆睁,心惊胆战万家主母,好像是专拿他而来,当场就吓得昏死过去。消息传开,百姓拍手叫好,从此更加喜爱“判官舞”。
“‘判官舞’在漫长的岁月中徐凌晨,能受群众欢迎理财教室保险,主要是它能表达人们的美好心愿,演绎人们的喜怒哀乐和美好向往。它在民俗学、社会学、宗教学等方面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在艺术上也极具审美价值,所以能沿袭至今。”孔祥年说,1956年、1964年,兴化“判官舞”两次参加省民间舞蹈会演。1986年,“判官舞”在扬州市体育馆会演中获奖。后经兴化文化部门的同志进行资料搜集、绘图、摄影、文字整理,曲芷含报江苏省文化厅,入编国家文化部编纂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
孔祥年说,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审美需求的提高,“判官舞”表演人员渐稀,目前只有中堡、周奋、垛田等乡镇还活跃着一些跳“判官舞”的艺人王音璇,抢救、传承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迫在眉睫。
希望把这项古老艺术传下去
49岁的邹年付是兴化为数不多仍然活跃在判官舞台上的“武判”,首届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佟养正,他表演的“判官舞”让人印象深刻。
“当初学判官舞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邹年付说,他还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时,文娱活动非常少,每年,各地的庙会算是他必追的“娱乐经典”。在庙会上,每当看到四名大汉抬着一个椅子,椅子上站着一个身着袍服,做着翻筋斗、倒挂金钩等动作的人,都会特别激动。可能是因为那时的他喜欢武术,看到表演的人,感觉他的“武功”不错于杨芳鑫。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跳的是判官舞,角色是‘武判’。”邹年付说,那时看得最多的是中堡的判官周秋波,他打听到当地一位姓吉的判官是祖传的手艺,特地去拜师学艺。
师父看到一位年轻小伙子来学判官舞,乐意归乐意,不过事先却跟他“约法三章”:既然学了,就不能半途而废,不能在外打架生事。只有得到应允后姑苏南慕容,师父才把口诀告之,并等背熟后,再示范高椅上表演的各种动作,手把手加以指导。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要看就几个动作,邹年付当年练了两三年才出师,就这样,在第一次表演的时候还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后脚跟裂开,一周没能下地。
虽然现在邹年付的本职工作是一名驾驶员,不过他没忘记与师父的“约法三章”,再忙,每年的庙会都会回去参加。现在,判官舞作为泰州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他又多了一项任务,就是有非遗活动时,他总会放下手中的事情去参加。
“假如有人对判官舞感兴趣,我很乐意教的。”邹年付说,教之前当然也会遵循师门的规矩,跟学者约法三章。现在会判官舞的人越来越少,能从他手上把这门古老的手艺传下去皮卡堂卖号吧,也算是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来源:泰州晚报)

更多精彩
抢鲜看!7月26日兴化市2017年高校毕业生大型招聘会招聘信息(一)
本地 | 兴化启用"人脸识别系统", 闯红灯者接受"示众"处罚
本地|兴化市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社保缴费基数确定,最低养老保险年缴费由6120元调整到6720元
招聘会|7月26日,兴化将举办高校毕业生专场招聘会
你的养老金今年涨多少?南昌北大青鸟江苏省2017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调整方案出台
兴化最新房源(免费发布)
兴化知名企业招聘
2017年,养老金涨多少,用手机轻松查!(兴化社会保险查询指南)
全文详见:1027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