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4

未婚夫突遭横祸成残疾,你还会义无反顾嫁吗?-书香云集 书香云集阅见好书,心有余香《一吻成瘾》作者:莫颜希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黄泉福,眼里流


未婚夫突遭横祸成残疾,你还会义无反顾嫁吗?-书香云集



书香云集
阅见好书,心有余香
《一吻成瘾》
作者:莫颜希
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黄泉福,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路过的人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的穿着徐伟栋。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hello kitty的睡衣,脚上趿着一双人字拖,头发呈爆炸状,眼圈通红。还好这还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准会吓死医院里的几个人的。
回想起自己早上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陈盟被送到医院了,来不及多想真命天妃,她便叫了辆出租车便飞奔了过来。
拧开门把手,李卓恩一眼便看到陈盟右脚打着石膏躺在床上阮伟祥。此时的他眉头微皱着,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陈盟,发生什么事了啊?”李卓恩看了眼他打着石膏的右腿,感觉心疼得厉害,昨天他们见面的时候不是还是好好的吗错嫁王妃,怎么只是隔了一个晚上,他就躺在病床上了呢?滕旋
“卓恩南昌明珠广场,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还没等陈盟开口,站在床边的沈以任便抢先了一步,“陈盟他今天一早出去见客户的时候出车祸了。”
听到沈以任这样说,李卓恩一心只想着他的伤,也没空去理会什么车祸了,她看着他打着石膏那条腿:“那医生说你的腿怎么样了啊?要休养多长时间才能好呢?”
听到这里,两个人都沉默了。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李卓恩不敢再往下想。
“卓恩,我不想拖累你,你找个健康的人嫁了吧!”病床上的陈盟说着说着,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李卓恩只感觉五雷轰顶。
“卓恩,你还不明白吗,陈盟他瘸了!不再是一个正常人了!”沈以任的话更像是一声闷雷,直接在她的头顶上炸响。
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超级魂晶!李卓恩将视线转向病床上的陈盟,那个她认定了要嫁的男人,为什么会在他身上发生这么不幸的事情呢?
“我现在已经是个残废了,你还年轻,我不能拖累你,你走吧,当我们从来就没有认识过!”陈盟哽咽着说完,将头扭向窗户的一边。
李卓恩不知道她是怎么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她只感觉她的整个世界仿佛都塌下来了一般。
路过一间病房,从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岑宇昊,你是聪明人,我也不想说谎骗你,”张静对着病床上眼睛缠着厚厚的绷带的岑宇昊说道,“虽然你的眼睛瞎了我很同情你,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而跟你在一起,你说我自私也好,残忍也罢,总之,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的,如果因为同情你而勉强跟你在一起,我觉得那是对你的不尊重何智苑。”
“好一句同情我!”病床上,岑宇昊冷笑了一下,这就是他即将要结婚的对象说出来的话唐少磊!
“总之……对不起3u8858!”张静说着,拿起椅子上的包便冲出了病房。
“啊!”因为跑得太急,张静跟停留在门口的李卓恩撞到了一起。
“你谁啊?站在别人门口干嘛啊?”张静被撞得有些疼,语气听起来很不善。
“这家医院是你开的吗?我刚路过这里不行啊怪王别传?!”李卓恩的语气也不太好云舒赋。刚刚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到了她的耳里,她打从心底里鄙视眼前的这个因为男友残疾了,而就选择自己逃跑的女人。
看到对方有些嚣张的样子,张静本来还想跟她理论一下,但是又担心一会儿会碰到岑宇昊的爷爷,所以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便匆匆地跑掉了。
看着那个女人踩着细高跟跑掉了,李卓恩这才回过神来,她刚刚那么讨厌她碰到自己无语言伤,觉得她的做法很过分,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谭功炎?她不是也听到男友的腿瘸了后,就逃掉了吗?其实她跟她讨厌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区别?
侧头从白蛇传开始,她忍不住再看了一眼此时病床上的那个男人,他的眼睛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虽然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但是她可以肯定,当面被女朋友以这样的理由拒绝,是谁都会很难受的。
她承认,在听到陈盟腿瘸了的那一刻,她犹豫了。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的自责,现在最伤心的应该是陈盟啊,可是他在这样的时刻,还在想着她的将来,而她呢?她竟然那么无情的把他推到了更深的深渊里。
一时之间中国十大匪城,负罪感如排山倒海般地向她袭来。不,她要去告诉他,不管将来他会变成什么样,她都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神勇梦梦团!
她捏紧拳头,折返身,又朝着陈盟的病房走去。深呼吸了一口气,李卓恩告诉自己,不管将来怎么样,她都要与陈盟风雨同舟!
正想拧开门把手,就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笑声:“你们家李卓恩还真是好骗啊,这么轻易就上当了!”她听得出来,这是沈以任的声音!
刚想拧开门把手的手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停住了。
“打住啊!从这一刻开始,她不再是我们家的了!”陈盟的声音听起来也格外的兴奋。
“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用腿瘸了来骗她呢?我觉得她长得很漂亮啊。”沈以任有些想不明白。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啊?连摸个手都要害羞半天,如果放在学生时代,我会觉得她单纯得可爱,可是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再大的热情也都被她全浇灭了。”陈盟很不以为意。其实当初追她,也是看她漂亮,但是却没想到她的骨子里竟然那么传统。
“你别跟我说,你们谈了两三年,连床都没有上过啊。”沈以任在一旁笑着。
“别说上床了,”听到沈以任的话,陈盟连连摇头,“我们就连接吻都还没有过呢!”
“天啦,不会吧?”沈以任露出夸张的表情。
“可是我们经理的女儿可就比她好多了,虽然出身书香门第,但她的观念却很开放。”陈盟继续说。
“你小子可真是交好运了,竟然被经理的女儿给看上了,这下升职的希望可就大了啊!”沈以任拍拍他的腿。
“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最后下定决心选择她的全名目击,要不然陈薪璇,光看脸蛋,怎么我也要选卓恩啊沙尔汗。”陈盛回想着李卓恩那姣好的面容,还有一丝舍不得。
听到这里,李卓恩感觉再也听不下去了,她一脚踹开房门,气势汹汹地走了进去。
全文详见:10328.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