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30

故事|铁轨惊魂记-夏一念故事|铁轨惊魂记自从父母相继去世以后,张橙冰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老家那边也没什么亲戚,唯一一个二大伯,因为张??


故事|铁轨惊魂记-夏一念
故事|铁轨惊魂记
自从父母相继去世以后,张橙冰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
老家那边也没什么亲戚,唯一一个二大伯,因为张橙冰父母活着的时候,两家有些矛盾,所以很少有来往。
前天,老家的发小穆菲给张橙冰打电话,说老家的西瓜要成熟了,让张橙暑假时一定带女儿回去一趟,西瓜准保撑个爆。
随后,穆菲话锋一转,问张橙冰,“冰冰,你还记得咱们镇上那条铁路的事吗?”听她这么一问,张橙冰心里陡然一紧。
张橙冰在电话这头赶紧回答:“记得,我当然记得,那条铁路,堪称我童年的噩梦,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人死了额勒金德?”
“看道口的老庞前些日子在值班时突然死了,尸体检验时没发现他身体有任何毛病。”穆菲回道。
那天只爱西经,张橙冰和穆菲就着这个问题聊了好久,关于那条铁路的故事,也被重新提起。
1.
张橙冰老家的镇上有一条铁路,她们村里的人去镇上,都会经过这条铁路,虽然它不是必经之路,但却是一条很近的路。
张橙冰知道这铁路的诡异之事,得追溯到小时候上三年级的时候。
那一年夏天,张橙冰另一村子的同班同学王虎,放学铃一响,就急急忙忙收拾书包,说晚上要帮他爸妈去看西瓜去,然后就跑了。
第二天上学时,全班都看到王虎眼圈发青,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和头天晚上放学时的生龙活虎判若两人。
大家都问他是不是感冒了,王虎摇了摇头,跟同学们说起昨天晚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王虎昨天放学后,就被妈妈赶去看西瓜,他家的西瓜地就在一条铁路下边。晚上十一点,他爸也没来替换他,因为是男孩子,王虎也没有害怕。
就在王虎迷迷糊糊要睡着时,突然听到一个女孩说话的声音:“不要睡觉,来跟我玩会儿朱琦郁。”
王虎一激灵坐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家的瓜窝棚里,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皮肤惨白,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上。
王虎以为这个女孩儿也是附近看西瓜的,就没有多想,稀里糊涂就被女孩儿拽着手来到铁路上。
跟在后边的王虎无意中看了一眼女孩的下半身,竟然发现,那女孩没有双脚,而且感觉她不像是跑,像是在漂。
“滴滴”正好一辆火车呼啸而过,王虎赶紧挣开那女孩儿的双手,跑了回去。可那女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王虎跟我们说这件事时,依然是胆战心惊。
大约又过了三天,王虎没来上学,老师说王虎在看西瓜时,不知道怎么跑到铁轨上,死了。
2.
王虎死了不到三年,又有一个女孩,跟全班同学过铁路去外乡考试,刚刚到铁路,一辆火车过来把那女孩撞死了。
女孩儿的奶奶听说后嚎啕大哭,说都怪她,她阻止孙女去考试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原来女孩前一天晚上学习到半夜十二点,突然听到窗外有夜猫子(张橙冰的老家人管猫头鹰叫夜猫子)的笑声。
女孩问陪她学习的奶奶是什么声音,奶奶答,是夜猫子,快睡吧,明天还要去考试。
第二天,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去外乡考试,那个年代,还没有校车。
刚路过铁路时,从远处开过来一辆火车,老师赶紧安排学生们躲避,可女孩就像定住了一样,站在铁轨中间,任凭老师连喊带拽,就是弄不走她。
后来的事,可想而知,女孩被火车撞死了,死的位置,正好是三年前王虎死的位置。
女孩儿的奶奶说,刘嘉楠她明知道夜猫子笑不好,有人要死,可她却无能为力去阻止。
张橙冰老家那有个传说,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
3.
还有一次,张橙冰的二大伯去镇上买农药,二大妈让他走远路,说铁路那不干净。二大伯偏是不信邪,买完农药,就顺着铁路往家骑车。
二大伯说他刚骑车到那个岔路口的时候,就觉得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与此同时,自行车的车链子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折了。他赶紧下车观察,这时,他听到一阵孩子的说笑声。
四周没有一个行人,也看不到任何人,可二大伯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孩子声音。
二大伯到家的第二天,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二伯母赶紧和表哥给他送到医院,医生诊断说是癫痫,大家都知道癫痫病是因为受到了某种惊吓而引起的。
从那以后,二伯父的癫痫病时常发作,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二伯父现在比傻子强不了多少。
每次犯病,二伯母都会埋怨他当年不听劝非要从铁路那过。
还有一个外村的小女孩,叫陈嘉。
一天,她妈妈带她去镇上的浴池洗澡,路过那条铁路后,女孩儿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洗澡的时候,她拽着她妈的手说,你看,那棚顶要掉下来了。她妈妈抬头看了一眼狂暴连击,没发现异常,就不让她胡说八道。
陈嘉开始大哭起来,浴池好多人都莫名其妙的看她。她非要她妈妈离那远点,无奈,她妈妈带她换了一个位置。
大约过了不到三分钟,“轰隆”一声,陈嘉和她妈之前站的位置,棚顶真的就掉了下来,有一老太正好被拍在了下面……
女孩回家以后,看见谁就骂谁,连最疼爱她的爷爷奶奶都不放过。骂够了就开始哭,说死的冤枉,家人听了大惊失色。
就在家人不知道怎么办时,睡到半夜,陈嘉从床上起来就开始往铁路那跑。
等家人追到那的时候,陈嘉已经倒在了铁轨上,没有一点生命迹象。
4.
一年半前村里有个叫秋月的女孩儿,十七岁那年,一天去镇上玩儿。回来路过铁路时,当时正好是中午十二点。
她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向她招手,秋月以为女孩认识她,就赶紧骑车到铁路边。走近了秋月才看到,女孩没有脚,整个人悬在半空中。
秋月吓得赶紧跑回了家,她跟妈妈讲了这事和泉八云,她妈当时在做家务,也没往心里去。
秋月一扭身生气的往门外走,边走边跟她妈说:“三年以后,我再回来。”
等她妈妈琢磨出秋月的话异常时,已经是下午,这时,有村民跑来告诉秋月妈,秋月死在了那条铁路上,手里攥着一瓶安眠药。
又过了没多久,一个外乡送煤气罐的小伙子,骑摩托车路过铁路时,有一女孩儿哭啼啼的说迷路了,找不着家,让小伙子给她送回家。
小伙子后边驮着煤气罐,不方便载人,但架不住女孩子的苦苦哀求。无奈之下,他就把煤气罐放在铁路下边一个废弃的瓜棚里。
他驮着女孩儿按照她的指引,竟然送到了村子里的秋月家。
看到秋月妈妈从屋里出来,送煤气罐的小伙子说,你家闺女找不着家了,让我送回来了。可回头一看,女孩竟然不见了。
秋月妈哭着说她女儿死了都有半年了,送煤气罐的小伙子一听大惊失色,吓得转身骑摩托车走了。
他来到放煤气罐的地方,里边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他以为是谁把煤气罐偷走了。
到家以后,他媳妇迎了出来,就问:“你干嘛去了?让一个小姑娘帮你把那么重的煤气罐送家来?”
小伙子赶紧问那小姑娘长什么样子?听他媳妇说完,他吓得腿都哆嗦了。跪地上头朝西开始磕头,说:“咱俩无冤无仇,你可不要害我!”
这时,他和媳妇忽然听到一阵女孩儿的哭声,声音由近及远,最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5.
铁路接连死人的事情,很快被传开了,省里特意派下几个人,倒班看道口。
这几个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自认为阳气旺的狠,可看了几天道口,他们纷纷辞职,说再不敢去了。
原来,每天午夜,总有几个女孩和男孩坐在铁轨上哭,声音凄惨。关键是,那哭声,真的不是人的哭声。
小伙子值班的房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锅碗瓢盆“叮咣”响。而且,飘出炒菜的香味,还有男孩女孩的说笑声,感觉他们是在吃饭,可就是见不到人。
夏天,天亮的早,说笑声在第一遍鸡叫时,忽然戛然而止。
那时候张橙冰已经离开老家,来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生活了。
听穆菲说,有个通阴阳的人路过那条铁路,说那里怨气太重,死的人在找替身。阳气旺的,就躲过去了,阳气弱的,就死了。
一年以后,张橙冰那时候已经离开故乡一年多了,有一个叫老庞的男人综漫盖亚,知道这些消息后,连连说:“造孽呀,是该偿还的时候了。”
于是,他主动去看道口,并且不要一分钱。据说老庞外出打工快十五年了,刚回家没几天。
老庞看管道口时,据说每晚坐在铁轨上,边喝酒别跟什么人唠嗑,有时还会莫名其妙的磕头作揖。
过了没多长时间,就有人发现老庞死在了值班室,桌子旁边留下他一封歪歪扭扭的信。
原来,N年前的夏天,那时的老庞还是小庞,一天,他去镇上办事,回来的时候,路过铁路下边一片西瓜地。
看西瓜的是一个小女孩,十六岁左右,老庞口渴的厉害赤兔名品,就管女孩要了个西瓜。乡里乡亲的,女孩微笑着同意了,随后,她弯腰帮老庞挑西瓜。
因为是夏季,女孩穿的很少,她蹲下的时候,发育良好的双乳就这么呼之欲出,当时看得老庞血脉贲张汪姐私房菜。
吃完西瓜,老庞看四下无人,就把女孩拽进了瓜棚里,不顾女孩的苦苦哀求,强行把女孩奸污了。
失去了贞洁的女孩衣衫不整的跑出瓜棚,正好有辆火车经过,女孩“嗷”一声扑向了火车……
除了老庞,没人知道女孩死的原因,所以,老庞外出打工,虽躲过了一年又一年,但终究没有躲过良心的谴责。
6.
被老庞强奸后而被火车撞死的女孩子,是比张橙冰大六岁的表姐夏沙,当时周末学校放假,张橙冰和夏沙就一起在瓜地守瓜。
只是张橙冰那天吃坏了肚子,跑到远处的林子里拉肚子去了。等她回来时,看到趴在表姐夏沙身上的小庞,当时她很想叫,奈何十岁的她,打不过身强体壮的老庞。
张橙冰怕到时自己也被小庞强奸,所以捂住嘴不敢出声。哪知道表姐挣脱后跑出来时,没有看到飞驰而来的列车,从而失去了如花般的生命。
尖恐地尖叫声从张橙冰嘴里喊了出来,随后她又捂上了嘴巴。十岁的孩子,原谅她曾经的胆小懦弱吧。表姐也被家人认为,是过路时不小心没看到火车,被撞死了。
而老庞听到了这个尖叫场,因为当时有火车声,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有个孩子看到他的作恶。于是他一不作二不息,守在了瓜地附近,他不想给自己留隐患。
结果周一晚上,老庞遇到了附近瓜地守瓜的小男孩子王虎,以为。他特意扎了个纸人女童,半夜十二点时,冒充女童吓唬了王虎。
王虎当时也不过十岁呀,平时常听村里老人讲鬼怪故事,心里害怕的很。加上山村夏天的晚上多半会有雾,看什么都不会太清晰。
王虎和父母说起他夜里所见后,父母都不相信,以为孩子只是想偷懒找的借口,没有理会。
第二天晚上,依然叫他去守地瓜。老庞依然旧计重演,十岁的王虎就被活生生地吓死了。
王虎的父母这才想起王虎前一天说的事,就以为真见鬼了,当时死人也没有尸检什么的,死了就拉到后山埋了。
而夜猫子那夜笑的,那个女孩子,当时只是癔症发作了,所以老师怎么拉也拉不住她,被火车撞死了,这纯属是意外。
那个叫陈嘉的小女孩发现塌顶,也只是因为当时小孩子当初的精神有分裂迹象,巧合躲过了一劫。
可正是因为白天的巧合,使得小女孩晚上夜游症发作,家人没有看住,以至于火车经过时张思伟,惊扰了她,她醒来看到自己在铁路边时,又被自己给吓死了。
7.
而二大伯勉强算是因为当年他是老庞行凶的的帮手,老庞的老婆就是二大伯介绍的,而且后来老庞因为心里害怕,出远门打工城北黑帮,也是二大伯送走的。
张橙冰长大后,发现老庞并没有恶人得到恶报,于是恨极了二大伯。她想为表姐报仇,但又害怕别人说她当时没站出来指证。她只好采用自己的方法丽莎·蓝道尔,替表姐报仇。
那天二大伯一个人外出买农药回来路上,因为车子颠簸,他打开看过的一瓶农药跑了味,没盖紧盖子。
一路上让二大伯闻得吐姚德芬,在他吐的空档,张橙冰一路跟着,于是截链器悄悄地铰断了自动车的链子。可能二大伯也干过亏心事,以为遇上了鬼,也吓出病来了。
至于二大伯和后来下来守望道口的小伙子,他们听到的哭声,则来源于张橙冰偷偷养的几条娃娃鱼藏在那附近了。
唯有秋月姓庞,她是老庞的女儿,她的死,是张橙冰没有想到的,虽然秋月看到的没有脚的人,也是张橙冰买来比较逼真的纸扎人。
张橙冰本来只是想吓一吓她,吓病她了,老庞应该就会回来看自己女儿了。
哪知道秋月因为从小娇生惯养,就她妈不理她,她便想吃药自杀吓唬她妈,哪知道药吃多了。
张橙冰也没有料到,即使秋月死了,老庞也没有回家来。
于是张橙冰又心生一计,穿上白裙子,冒充秋月,让送煤气的载她回秋月家,半路上她又下了车,由于送煤气的只顾往前走,根本留意人早就下车了。
张橙冰下车后,立马去找了个车,把煤气瓶送到她早就打听清楚了的那个外乡小伙子家里。
张橙冰只能用此赌一把老庞会不会回来,若是他再不回来也没辙了。等了两个多月,也没见到老庞回来,张橙冰只好放弃了,加上她父母去世了,在家里呆着没什么意思了,所以她离开家乡去打工了。
没想到老庞听说女儿的鬼魂曾回来过,他这些年在外乡也是吓怕了,想到女儿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当初作的孽而没命的,于是纠结了一年鑫后,又回了故乡,接了守道口的事去做。
老庞总算赎罪了,用自己的命还了自己曾经害过的那个女孩子。
老庞死了以后,那条铁路就再没有死过人,从那路过的人,也不害怕了勇者之师。
--END--
PS:又到周末了,一念上完课回来,很晚了,今天的故事素材来源于:桃之夭夭,等一念把素材整理改写好后,就十点二十了,赶紧就发了出来。
这世上鬼神之事,难说,但巧合处处有,所有就有了无巧不成书之说。
其实还是老话说的好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也不能存害人之心,因为害人终害己。
一念和几个朋友建了“人生五味读者”故事群哦,那里有很多有故事的宝宝,想入群写故事或者提供素材的宝宝们,可以长按上方二维码加我微信,拉大家进群。因为群满百人了,只能邀请入群(请备注:进群)


一念万水千山
情感/故事/倾诉
陪伴因您而精彩
全文详见:1034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