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79

时间改变不了的,叫热爱。18年了,我还爱着-刀说话时间改变不了的,叫热爱。18年了,我还爱着文:苗旭峰一前不久应邀到外地给老师们做讲座,主办


时间改变不了的,叫热爱。18年了,我还爱着-刀说话


时间改变不了的,叫热爱。18年了,我还爱着
文:苗旭峰

前不久应邀到外地给老师们做讲座,主办方电话沟通,说他一直关注着我的成长,说我是“草根教师成功突围”的代表,要我讲讲“教师的专业化发展”,我被如此高大上的定位冲昏了头脑,不假思索一口答应。
此后的半个月里我绞尽脑汁,拼命回忆自己“成功突围”的关键节点,但脑海中闪现出来的全是“孤独跋涉上下求索彷徨无力”的镜头,我只好硬着头皮实事求是地讲了两个钟头,居然也给现场的老师们给感动了,说我是他们见到的“最接地气的专家”。讲座后,又有不少老师加我微信,向我“讨教”各种教育教学的问题。而我只想说,你遇到苗老师不过是个“假专家”,你之所以觉得她“接地气”党委华,还不是因为她挫败太多和你一样毫无成就感?
讲座结束,主办方派一个语文老师开车送我去高铁站,我们聊成了朋友,她问我讲了多少次省级公开课,我坦言,没有,她很惊讶地说,怎么会呢?我刚上班第三年就讲了,而且还拿到了好名次!你的底蕴比我深厚得多了,珍珠都是打磨出来的。又问我是不是省骨干教师,我坦言,不是,她的眼睛和嘴型顿时成了“O”型。我笑了,我说格杰白玛,有些教师被人看见,是因为自身优秀;而我吧,本来就是一个丢到人堆里找不到的人,可能就是因为比别人努力多了点,坚持得久了点,才被看见的。
我说这是真的。我见过有一些老师,干刚走上工作岗位,就成了业务尖子,而我教学四五年了,还在一所全封闭的学校里从来没接触过任何形式的教研活动;有的老师教五六年成了名角于小诺,而我教学五六年的时候,还在一个村小学,每天抬头望见的只是头顶上四角的天空;有一些老师,教学十多年,成了国培主讲师,我教学16年时,还每天45℃角仰望星空,问伯乐你在哪里给我一个进城教学的机会吧!别人教学三四十岁时,出好几本教育专著,我呢?电脑里堆了一大堆砖头,就是搭建不起我的精神小屋!
我当班主任李琼久,听别人分享管班经验,说自己“轻轻松松当班主任”“在与不在一个样”,而我尝试了很多种激活学生自我管理的方法,无论是办《致远晨报》还是“家长进课堂”还是“值日班长制”,所有尝试的结果都是:我在与不在不一样!我当语文老师,我看了很多作文教学方面的书籍,意欲打造“快速作文教学法”,结果发现,所有的技术性过强的书在实践中的应用无一不是“泛滥了技巧,孤独了灵魂”,我还要从最原始最原始的阅读做起……无论是班级管理,还是语文教学,我无一例外地发现,我总是比别人慢半拍,NO独宠娇憨小兔!NO!NO!是慢好几拍儿!

在农村教学的那些年四德歌歌词,我探索高效的阅读写作方法,不搞题海战术,不挤占其他时间,一手抓学科素养的积累,一手应试技巧的提升,“剑气合一高效读写”,我多次把班里的优秀人数提升到比同阶段班优秀人数之和还多,然而学生培养成了,分班了!我曾数次找到校长表达想要跟班走的愿望,却被告知,农村学校不具备跟班走配套的师资力量。
终于进城了,我终于实现了跟班走的愿望,在这个学校里,我感受到了学校争创一流的信念,我感受到了朝气蓬勃的战斗力,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催逼着我,想把工作干好。然而事与愿违,班级管理却困难重重。
开学第一天,组织团队活动,班级纪律涣散;竞选班干部,下面嘻嘻哈哈,最悲催的是校长也看见了,亲眼看到了你管不住班,脸上就挂不住。开学第二天,两个学生打架,一群学生围观;上课提问,一言不发。当时我还带着另外一个班的语文课,到那个班黑狮行动,学生朝气蓬勃,思维的火花噼里啪啦地绽放燃烧,来到自己班,死气沉沉、死水一潭。别人的班级,就像干柴,一根火柴轻轻一点,就能燃气熊熊火光;自己的班级,就像一堆湿柴,费了很大劲才燃起来,还熏了一屋子烟气。想想我盼了17年,终于盼了一个“跟班走”,真是百感交集!
一个月后考试了,我们班除语文之外,门门倒数,我一看,不淡定了,我对学生许愿,下次考试,谁能考到500分,我请谁吃饭。不知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是那次题目简单,有7名学生考到了500分,该我还愿了,这些孩子可真没给我省钱,大剌剌地坐到包间里,喊服务员:“小姐,特色菜!” 业内的人都知道,教师收入低到可怜,这一顿饭吃去了我8个月的班主任费。然而我言笑晏晏强做圣母状,张炘炀拍照发班级群,鼓励更多的同学能吃上老班的大餐。
但是,效果有多大呢?任何目标的激励都只能激励一部分人,对于差生来说500分遥不可及,激励作用就不大了。我得挖空心思:找学生谈话,给学生鼓劲,定目标,无论考多少分,只要进步就有奖:目标达成奖、攻擂成功奖、提问之星奖、卫生之星奖、作文之星奖、坚忍不拔奖、助人为乐奖……自己掏钱给学生买1000多块钱图书,创办图书角;挨家挨户家访,东到红泥湾,西到七里园,北到独山下,南到黄台岗;为彻底转变那个宁可露宿街头也不愿回家的孩子,我写下了13000多字的教学手记,在这孩子家住了3天;智慧家长进课堂、优秀学兄学姐进课堂、制作优点卡、办班级日报,一天一天办,到现在办了120多期;办《作文之星》,做了393期;为了备好一节课,我能一连五六个小时坐在电脑桌前;城里的孩子不会扫地,扫了一个早读课,地面还是脏的,我一气之下,自己掂着扫帚自己扫起来了,一群学生站在东张西望,看着我气急败坏满头大汗!我一个堂堂的教师,还常常干着清洁工们干的活儿,我真是很痛苦。
不仅如此,我还拿自己的语文课往外分,平时分给长线学科,考前分给短线学科,结果一月之后的考试,连语文这块阵地也失守了!——你本来想着查漏补缺的,结果却是女娲补天!你想想我该有多崩溃!
回想以前,苗老师不当班主任,只用教好自己的语文课。当了班主任后,当班主任的苗老师跟教语文的苗老师立刻分成了两个阵营:教语文的苗老师说,多给语文分点儿时间吧,总该有一门学科给自己长点脸吧!当班主任的苗老师说,大局为重,数学英语不能耽误,一拖延成“癌症晚期”这班的孩子们就完了!争来争去,教语文的苗老师总输给当班主任的苗老师。——这叫屁股决定脑袋。教语文的苗老师没办法了,只能向40分钟要效益,于是,语文课堂越来越高效,课外书越读越多,班报越办越有品位,作文越写越漂亮,口才越来越出彩……有老师说金州惨案,你们班学生的语文能力不亚于培优班。
可是,对于一些学科出现的普遍学习困难的问题,苗老师也是干着急,久而久之,苗老师就变成了一个怨妇,一个警察,一个保姆,一个工头。学生给我写信:“老班,您每天早出晚归,守住班级,您那么辛苦,但是,班还是那么差,看到您流泪,我们也难过,也许我们天生就肉,天生就笨吧……”
第二次月考成绩还是差,那时候南阳下了大雪,地上的溜冰有二寸厚,学校放假,但是我心里不宁静,还到学校加班,从学校的连廊走到办公室,是厚厚的雪,下面是地板砖,一走就滑,我不是走进办公室的,我是爬进办公室的。
当我爬进办公室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很悲壮,我想,像我这个岁数的人,但凡一心扑在教学上的老师月满京华,哪个不是小有成就?可是我呢?为了带好班级,自己的孩子还撇在农村,一星期才见一次面,自己累得颈椎疼腰椎疼盆腔炎干眼症失眠,每天穿过一个城上班,每天晚上11点前几乎没睡过觉,我一心扑在工作上,一个月内额头鬓角白了一大片,为什么学生这么不给力?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的价值。
这么一想,我悲从中来,我一头扑在办公桌大放悲声。

哭了怎么样呢?问题还是问题。差生真的不是光学习差,凡是差生,行为习惯也特别差,卫生、纪律、学习无一样不差,差生真是因为生活搞不定惊世皇后,内心世界冲突搞不定,跟他人的矛盾搞不定,才一步一步沦落为差生的。优生发动机性能好,目标坚定,“呼”一下子上高速了,差生还老牛拉破车,不紧不慢磨磨蹭蹭迷迷瞪瞪地行走在暮色四合的郊野上,而且,意志薄弱,一遇到陡坡就往下出溜!老班就像个西西弗斯,推呀推呀,好不容易把这一个推上了去了,一回头,那一个又出溜下来了!班级各项评也弄得班主任灰头土脸无地自容玉萨,带一个名次落后的班级的班主任,有多么憋屈,谁能明白!
可是他们想差吗?他们困惑而渴求的眼神告诉你张琰琰老公,他们不想啊!困顿不堪时,我就读书。魏书生《班主任漫谈》里说:“老师抱怨学生难教,就像医生抱怨病人难治一样。你不能说,我只会治感冒,谁叫你得胃溃疡的?!……”很有道理。我就想,既然差生这个现象再过100年也消除不了,你就面对,你就研究他们。
我就给知名的德育专家张胜利老师打电话求教,他这样说:学生学习不好,主要是动力不足,学习兴趣没有激发出来,心理诉求没有达成。遇见这种班级,你就开班会搞活动,让学生把能量释放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学生自我教育自我激励。当我提出搞活动占用时间不就更雪上加霜了的疑问时,张老师说,其实纯粹的知识没有多少东西,学生的智力也都差不多,影响学生成绩的主要原因是非智力因素,搞活动的意义在于激活学生的热情,激发出学生学习的内驱力。
这段话对我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从此我就开始了各种班会各种活动的设计和开发,因为读书多,“脑洞大”(学生的评价),我设计出来的活动总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学生积极参与,确实有了不小的收效。
但,“苗老师带班也就是语文好!”这根刺始终拔不去!这样的质疑我始终在承受着。我很想分辩,我是一个有格局有追求有理想班主任,目前这种情况不是我想要的!我也语数外政史地生门门名列前茅的班级,还不止一个!可是,事实如此,我分辩无用。

可是我的孩子们,你们到底是要我用什么样的事实说话呢?由于基础薄弱,这次考试已经有10多名学生的数学英语物理都亮起了红灯!孩子们,你们不懂得,其实有时候老师的脸面是学生给撑起来的。原谅我思想境界不够高尚,我说的是一个大实话,知识分子都要面子,就是老师想“超然”,也自有评比模式碾压着老师的自尊,连面子都没有的时候谁顾得上里子!老师不也在一次一次地透支着自己的健康力争上游吗?“四海变秋风,一室难为春”,营造局部的春天?抱歉曹安娜照片,臣妾做不到,我首先需要分数立足。
我还想告诉你们,苗老师其实一直想写一部书,写一写你们如何在苗老师的带领下艰难而华丽逆袭的故事,请给苗老师机会!为苗老师的一份永不言败的执着,也为你们的青春不留遗憾!你们不知道,和你们并肩作战的苗老师,其实没有你们想象的坚强,苗老师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跟头,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不甘心!
你们不知道,活到我这个岁数,需要我付出的越来越多了,属于我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各级各类教师竞赛,几乎都有年龄限制。好像到了40岁教师就不需要专业发展了。到了我这个岁数,还跟年轻人同一个平台做某件事,别人就会笑话,而我成长历程中,好好发展过的机会从来都没有过!从来都没有过!我成长力最强的那些年份里,我所在的环境暗示我,努力是可耻的,你必须削短自己的尺寸以减少生存阻力。我像一颗饱满的种子,渴望一寸土壤一束阳光一场雨,让我发个芽儿,开朵花,结个籽,哪怕我是一棵草,我也有开花的愿望啊!然而那些漫长的岁月里,我就像一个小蚂蚁掉到井里面,它在哭它在喊,谁也听不见!有时候我也好郁闷,为什么不能给好学上进的老师营造一个终身发展的体制环境?
终于,我见到了光,虽然也有很多的困难,但我不认输,请给我机会!

我问过自己千百遍:到底爱不爱教师这个职业?——在无数个累得浑身酸困又毫无成就感的夜晚,我带着一身的疲倦躺在床上时候,我想静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今天,我翻到了2000年我上大学时发表在校南昌考驾照刊上的文字:
“从小,我便向往那种充实而又淡泊的语文教师生活,在花香满径的杏坛翩若彩蝶,在诗词曲赋的溪流中做一条小鱼,在菁菁校园里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闲云野鹤一般自在优雅,那该多好!……
“我有一个凭水临风的梦想,改变坐井观天式的教育生态,让语文之美的天风海涛冲击着心灵,我和我的学生沐浴其中,水扬我心,风动我帆,我们的生命也将变得丰沛、充盈、开放、大气、温润、多彩。”
这段文字,距今已经18年了,如今读来,我只能苦笑:当年自己对语文教学的理解真是太理想主义了!
教师跟“闲云野鹤”边都不搭,哪怕你是一个满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老师,你也休想温文尔雅地传道授业解惑,哪怕你满心的“诗和远方”,你也必须把眼前的一地鸡毛扫除干净,分数会来碾压你“活动”会来碾压你,各种表格会来碾压你。曾看到有一同行发朋友圈说:
今天忙了保险名单忙留守儿童名单、托教名单、培优补差谈话表格、科技小发明、周清各科分数统计、班会课分享、新团员统计、防艾手抄报的制作……天呐,我竟然忙得没有时间上课了!——然后这位老师感慨:多么荒唐啊!教师的基本“功能”就是上课啊!难道是我愿意这么主次不分的吗?
还曾见一同行发朋友圈: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历史老师打了一个喷嚏,咳了几声,这可把另一个历史老师吓坏了:“你可千万不能生病啊,你生病我就惨了。”是啊,全年级十个班一共就两个历史老师,如果一个老师生病了,另一个老师就得带课,意味着她要给十个班上课,且不说每天要上多少节课,改多少本作业,想想同样的教学内容要在十个班重复讲十遍,就足够把人逼出病来了。现在只要办公室老师一说身体不舒服,本科组老师一方面是兔死狐悲一样的难过,一方面是暗自祈祷,千万别生病,要不就苦了我了。
我太累了,但是我不敢生病! 在我们学校,生病多时但依旧坚守工作岗们的老师比比皆是。
教师这个职业,跟任何行业一样,远看大海一片蔚蓝,走进了看,塑料袋子、烂鞋底子、木头橛子、白菜帮子都有。职业要求太高腾旋,职业发展有限;别人觉得教师是“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其实,给谁个灵魂谁敢塑造啊?别人觉得教师一天不过一节课,天!老师的劳动量能是以课节计算的吗?别人觉得教师是神,其实教师只是有缺点的好人,也有各种愿望诉求,也有各种喜怒哀乐茹萍前夫。
但,我对教育教学的热情确实涛声依旧。
跟许多不想当教师却不得不当教师的人不一样璀璨者弓勒姆,我是从小就是从小就想当教师最终又如愿以偿当了教师的人。但,少不更事时,对教师职业的向往顶多只是一种憧憬罢了,在认清了这个教师职业的真相之后,依然对它保持着初恋般的热情,守候在它身旁,这才有资格说,我是真爱!
回首望望,我从事教育已18个年头,18年来,我对这个职业从来没有倦怠过,我敢说我没有糊弄过一个学生,时间改变不了的,就是热爱。一个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18年呢?这不是热爱又是什么呢?

当我领悟到这一点,那些绑缚我的枷锁瞬间粉碎了。对个人价值的实现的迫切追求,依然在我的心底澎湃,但我已经坦然:我拼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过是终于过上了平凡的生活。这世上每天会发生好多好多的好事,但所有的好事都与我们普通人无关。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易白首!我不过是一粒尘埃,偶尔在阳光下闪光,被人看见只是偶发事件,默默努力才是人生常态。
这些年我内心里一直有种渴望,我为什么不能写一本自己的书呢?
有人说,一个奥运冠军如果没有写出对运动生涯的独特感悟,一个晓勇善战的将军如果没有留下一部兵法,一个著名的演员如果没有带出有造诣的学生形成自己的演绎理论,那是多么遗憾的事!那么教师呢?我是否可以续上一句:一个教师如果没有把自己的教育故事或者教育思想形成文字,那是不是意味着失去了一种存在的确证?
我外出给老师们分享成长经历分享阅读写作教学分享班级管理经验,这让我体会到,一个人能在多大的场合发表自己的言论,证明这个人有多大的影响力。然而,现实的空间是有限的,唯有写作,可以为我们开拓更为广阔的发表言论的渠道和空间。我多想把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做法写出来,内化成文字整理成书,让人捧着看着,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切可感的存在感是我想要的!
我几次动起笔,甚至为了逼自己,公众号里发文说这件事,实际上是想对自己的惰性开战,把自己逼到一个必须不能食言的地步,逼着自己必须写,然而,盘桓多时,电脑里仍是一堆堆的碎砖头,太忙了!静能生慧,思考,尤其需要适度的安静。
还有,我的八二班的孩子们,你们要以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呈现在我的书里面呢?如果这样的状况一直没有改观,我好意思提笔写你们的故事吗意外之夫?很多学生已经明显出现了学科学习困难的状况,我这个老班没有放弃你们,你们呢?

多年前看过张晓风的一篇文章《高处何所有》,一个人费尽艰辛终于到达山顶,但是,所见只是高风悲旋,蓝天四垂,连蝴蝶也没有一只,只有自己,只有一个人被放在天地间的渺小感,只有想起千古英雄的悲激心情,只有全身的伤痕,孤单的长途,以及愈来愈真切的渺小感。
也许,我到不了高处,成不了行业翘楚三浦凉介,但,即便如此,我愿意继续守着一间普通的教室,做我理想的教育。用一生的努力,成就理想教育的践行者,获得一种大侠归剑于鞘的快感,然后安静地唱一曲李宗盛的《山丘》: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呵,也许我真的是渡劫的,劫渡完了,我又成神仙了呢!
我是一个先天资质平凡后天发育不良的普通教师,我满怀着对教育教学的热情敲下这些文字。了解我的人都说,苗老师的性格里,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单纯和天真的执拗。是的,这些年我一直很纯净地活着,尤其是当我清楚地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我更不想让自己变得斑驳陆离。我已不再年轻,我后半生最想努力做到的,是对自己的心完全诚实:
我要见天地,见众生石田妮可,更重要的是,我要见自我!
往期精选Editors' Choice
如此视“高考如儿戏”,怎样保证教育的严肃和公平?
语文,总得有些情趣和意趣,才会好玩
“行者杯”全国首届中小学教师随笔大赛征稿启事
烹文煮字或咬文嚼字:句句得来不寻常
“县管校聘”,究竟是教育的良药,还是春药?
还要“整”多少新词,才能“振兴”教育?
中国教育的金字塔,能靠一群讨薪教师建造起来吗?
据说,转发的人,
不仅手有余香,而且心有亮光
全文详见:1034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