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3

戴套、避孕药、上环?最有效避孕居然是这个……-午夜三点半 /1/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


戴套、避孕药、上环?最有效避孕居然是这个……-午夜三点半


/1/
加维斯汀大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连眼前有多少个人都数不清了陈龙象,却仍然不忘从包里拿出她的设计稿。
“张总,这是我们的设计稿,您看看有没有兴趣投资我们公司。”
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边去,一双色眼笑眯眯地看着,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夏小姐,看稿不急,来来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再谈投资的事情。”
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夏紫墨被灌得彻底趴在桌上了。
某个胖女人与她的助理对视一眼,然后笑着跟那个秃顶的男人说:“张总,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张秃子半抱起趴着的夏紫墨,有些等不及了:“去吧,去吧。”
胖女人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说了声:“张总,记得明天签约的事情呀。”
“我不喝了,我不能喝了……”夏紫墨烂醉如泥,任凭秃顶男人将她搀起,半拖着往外走。
有个服务生过来:“张总,房间已经开好了。”
……
酒店门外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边上,两边的保镖恭敬地站着等待。
“少爷,这是雷氏的资料,您看看。”
男人修长的手接过,边走边翻了起来,黑色的风衣在酒店大堂绚烂的灯光下,划出优雅尊贵的弧度。
清冷低沉的声传来:“十日之内收购它。”
“是,少爷。”
男人扣了下风衣,修长的腿已迈出大门。
“站住,别跑!”
一个女人的高根鞋,慌乱地踩过冰凉发光的大理石地板,飞快朝门口奔去。
“站住,别跑!”
身后有人追来。
许是高根鞋踏地的声音太过尖锐杂乱,男人皱起了好看的长眉,微微停了下脚步。
就在这时夏紫墨已经冲了出来,足下的鞋根‘咔擦’一声断了,她以一个非常好看的姿势摔在了男人脚下费拉格慕。
眨眼的功夫身后的人就追了上来缪洁晶,其中一个恶狠狠地指着她:“臭女人,你敢跑。”
夏紫墨抬头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了眼前男人的长腿,她极力保持清醒:“先生,救救我。”
声音很清晰,但有些发抖。
男人回头,看到夜色里灯光下女人的手洁白的有些过份。
夏紫墨的长发散乱落在地板上,仰着脸哀求地看着男人,她用发颤的声音再说了一次:“先生,求求你,救救我葬尸经。”
东方辰能感觉到女人抱着他腿的手都在发抖,她穿着黑色的长裙,后叉处微微露出洁白匀称的小腿。
不确定对方的身份,追上来的人不敢冒然上去抢人。
倒是东方辰的管家,知道他家少爷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姜妍胸好大,正欲上前撵开夏紫墨。
东方辰抬了下手,然后蹲下身去,看着地上狼狈的夏紫墨,性感的唇角勾起一丝好看的笑容:“救你?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许是害怕,夏紫墨又下意识地抱紧了些,她不能松手,一松手她的人生就会万劫不复。
东方辰低沉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诱惑:“你有什么?”
抓着他的手再次紧了些,她似乎是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
“成交,”东方辰笑得邪魅,还打了个响指,伸手抱起地上的女人。
那群追来的人不能看着他把人带走,指着东方辰:“站住,把人放下。”
“兰胤,交给你了。”
东方辰冷冷丢下一句话,抱着夏紫墨大步走了。
车门关上,兰博基尼走了。
东方辰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黑发柔软,眉眼深黑,脸颊是醉酒后的媚态,许是一直绷着的意识放松了,她不知是睡了过去,还是晕了过来。
她的身体很小很软,似乎抱着也是一种享受,东方辰突然有种这样的想法南通大学新校区。
城市的长街五彩霓虹,华光流彩,东方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一路远去,忽然感觉怀里的小手抓了下他的胸膛。
低头看到她的脸颊越来越红,身子软软地扭动着,呼吸也有些急促。
“该死!”东方辰低低地咒骂一句:“他们给你吃了什么。”
夏紫墨喝得不止是酒,那个秃顶男人把她扔在床上之后,为了让今夜更有意思些,还给她喂了一点别的东西。
可也正是那碗加了别的东西的水,让夏紫墨清醒了些,拼命逃了出来。
“开快点。”
“是,少爷。”
女人的手一直乱动贤淑哥,黑色长裙下的身段起伏玲珑,酡红白嫩的脸颊蹭着他的胸膛。
“该死!”东方辰又骂了一句,不知他骂什么,他有些燥热地拉了下领带,心跳莫名加速起来。
什么样的女人他没看过,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车驶进了一座豪华的别墅内。
东方辰喘着气将夏紫墨抱上楼,扔在了大床上。
夏紫墨醉眼迷蒙,她收紧双手,无意识地扭动身体。
“紫轩……”类似于嘤/咛的声音,从她的红唇发出。
东方辰看得吞了下喉头,他烦燥地扔了凤衣,解了领带。
正当他想一走了之时,夏紫墨看着床头穿着洁白衬衫迷迷蒙蒙的身影又叫了声:“紫轩……”
看到他要走了,她还伸出手去:“紫轩……不要走……不要走……”
“该死!”东方辰一脚踢飞了椅子,再次拉了下松松跨跨的领带,明明没有东西束着他了,为何还是感觉喉咙紧得喘不过气来。
“我有的,都给你……”
耳边似乎响起女人说过的话,东方辰魔征一样走向那张大床,他是个不放纵却也不压抑的人,想要,就要。
健壮火热的身躯压了上来,他说:“女人,你自己说的,你有的,都给我……”
……
第二日早晨。
非常悦耳的鸟鸣在窗外欢快地叫着,还在梦中的夏紫墨心想,她家何时能听到鸟叫声了。
她有些不舒服地转了个身,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个男人精致到完美的45度侧脸。
眼睛继续往上看,房内是大气的欧式装潢,一幅欧洲油画挂在墙上。
“啊……”高分贝尖叫响彻这栋欧式城堡。
东方辰被震醒。
“女人别叫!”
“你叫什么呀,这么快就忘了吗,那我帮你回忆回忆,”东方辰翻身再次压住夏紫墨。
很奇怪,他以为她会大喊,会大哭,可她尖叫过后却什么都没做,只是裹着床单呆呆地坐在地上靠着床角。
直到东方辰从浴室出来她还保持着这个姿势。
东方辰冷眼看着她,擦头发的姿势帅气而魅惑,他看到床上的一抹红色,很有成就感地笑了下,极其耀眼而夺目。
可是夏紫墨还是眼皮都没抬一下,她应该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昨晚她带着设计稿参加投资人的酒宴,不想却被人卖了,还被下了药,然后在这里失了清白。
东方辰擦干身上的水,穿上一件白衬衫,将手上的浴巾扔到夏紫墨身上,说道:“洗干净之后下来。”
然后他就走了。
夏紫墨起身一瘸一拐去了浴室。
/2/
哗哗水声,镜中她满身青紫,满身都是那个男人的味道。
洗好之后,出来看到床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裙。
她从不矫情,拿起来就穿了,推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佣。
“先生请你下去。”女佣机械而有礼貌地说道。
夏紫墨似乎对眼前的豪华壮丽视若无睹弑星者,呆呆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先生是什么人。”
夏紫墨扶着旋转楼梯下去时,看到东方辰翘着腿坐在下面,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看着,面前摆着一杯红酒,还有精致的早餐。
“洗好了,”东方辰微微抬了下头。
夏紫墨拖着脚几下就过去,将他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不许你看我的东西!”
东方辰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下:“你画的?还不错。”
他看得正是夏紫墨的设计稿,边上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丢在酒店的包。
夏紫墨走去拿过包将设计稿放了进去。
东方辰看到她受伤的脚皱了下眉,望向一边的佣人:“去找个医生过来。”说罢端起高脚杯,优雅地啜了口。
包里的钱包,证件都还在,这男人将她带走之后,连她的东西也一并带来了。
夏紫墨放好设计稿,看了眼东方辰:“东方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
说罢拖着脚就走。
东方辰笑了下,看着她的背影,深色的淑女长裙,长发披肩,身形柔美,并没有因为脚的缘故而减少半份美感。
确实很养眼,东方辰不得不承认,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夏紫墨走出去后,管家兰胤上前,像机械一样开始汇报:“少爷,她叫夏紫墨,24岁,是个服装设计师,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原本是南阳夏家的三千金,留过洋,可是在两年前她与她母亲都被赶出了夏家,她母亲有心脏病,每个月都需要高昂的医药费。”
“南阳夏家的三千金……”东方辰了然地笑了下,难怪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高雅气质,看到如此豪华的城堡,不像其她女人一样满眼都是惊叹与羡慕。
东方辰点了只雪茄:“那你有没有查到夏家为什么容不下她们母女。”
“据说是发现了她并非夏家血脉,所以……”
东方辰吐了口烟:“兰胤,猜猜她走到哪了。”
这城堡大得要命,保镖随处可见,夏紫墨瘸着脚走,谁也不问。
没有人拦她,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出了大门。
然而出了门的夏紫墨立刻就明白为何没人拦她了。
城堡建在山顶上,虽然有大道下去,可就算她脚好好的也要走到下午,更何况她脚还受伤了,只怕走到天黑也走不下去,这种地方是不会有出租车的。
夏紫墨很清楚自己的状况,矫情只会死得快,她叹了口气,坐在了路边晒太阳。
太阳照在身上很暖,夏紫陌又叹了口气,她虽然已不是什么千金了,可要放下身段回去找那个男人,还是有点难。
正当她想起身,一个男人修长的身影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他穿着银灰色的合体西装,发型阳光帅气,五官深邃而性感,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英俊好看,他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璀璨,站在那里,连阳光都没他耀眼。
夏紫墨移开眼,东方辰俯下身,宝石一样的眼眸带着清浅的笑意:“怎么不走了?”
“东方先生,能不能派辆车送我下山,我会,我会感激你的,”夏紫墨实在想不出自己会怎样,只能说出感激你三个字。
“抱歉,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东方辰神情倨傲。
还是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夏紫墨收回目光,慢慢起身齐萍萍,她相信再难也走得下去。
然而还没等她迈出一步,身形一空,她就被东方辰抱了起来,抱着往回走。
“干什么,放开我!”
夏紫墨下意识地挣开他却被越抱越紧了。
虽然失身于这个男人,但夏紫墨毕竟从没与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扭着脸非常局促不安。
东方辰低头看着她的不安,唇角不自觉勾起笑,她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天然的红晕,长发柔软散在他胸前。
柔软地在他心上撩拔了一下。
可能确实抱得太紧,夏紫墨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不要靠我这么近末世之狼缠。”
“这就叫近?”东方辰靠近她的头,愛眛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昨晚我们才叫近,近到负距离。”
夏紫墨来不及脸红就被扔上了沙发。
东方辰喝完杯里剩下的红酒,拿起桌上的手机:“等你脚好了自己走下去,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兰胤讲。”
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夏紫墨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一声,明明要出去,却不肯捎上她,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
管家兰胤给她找来了家庭医生,脚上肿起来好高,擦了点药酒,推拿了一下,医生嘱咐她可以适当走走,但不能过度。
“夏小姐,请问您需要吃点什么。”
“给我一杯牛奶吧,谢谢k1666。”
夏紫墨端着牛奶喝了口。
边上的佣人,还有这个叫兰胤的管家都像机械一样站立在边上。
价值几千万的法拉利跑车停下,东方辰一下来就被一帮记者围住了。
保镖走在前面,东方辰戴起了一幅墨镜遮住了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
“东方先生,听说您要收购雷氏这是真的吗?”
“东方先生,作为擎苍集团的继承人,请问您这次回国是打算将擎苍总部设立在Z市吗?”
……
像西方宫殿一样的大厅里,墙上用水粉画了一幅壁画。
是亚当和夏娃,中间有天使在飞,还有他们的伊甸园,夏紫墨站着看了很久,她笑着说:“这是……天堂。”
“夏小姐说得真对,少爷也说这幅画叫作‘天堂’,这座城堡也叫‘天堂’。”
既然还不能走,夏紫墨非常诚垦地问兰胤管家要了一间房休息,昨晚睡的那间房是东方辰的,她不想再回去。
房内夏紫墨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妈妈,是我,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好,妈妈很好,紫墨啊,你今天怎么没有来看看妈妈。”
“妈妈,我在赶设计稿,明天去看你,您把电话给刘医生好吗。”
东方辰早早就回来了,他脱了西服,松了下领带,问了兰管家一句:“人呢?”
“回少爷,在楼上休息。”
东方辰长腿走到酒架旁,倒了一杯白兰地,忍不住问:“她在这里都做了什么。”
“回少爷,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直看着这幅画,看来夏小姐很喜欢少爷您画的这幅画。”
东方辰解了领带,边走边说:“放水,我要洗澡。”
/3/
房内夏紫墨放下电话,还来不及擦一下眼泪,电话又响了。
她按了接听,还没有说‘喂’。
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咆哮的声音:“夏紫墨,你找死呀,你到底怎么得罪张总了,他现在不仅要撤资还要跟我们解约,公司完了,完了,你知不知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
夏紫墨吸了下鼻子:“英姐,我那二十万能不能还给我,这是我妈妈的救命钱了……”
“什么!二十万,现在连二十块都没有了,还二十万,你好自为之吧!韩牧岑
电话挂断了。
“啊!”夏紫墨大叫一声,用力砸了手机,将设计稿全部扔了出去。
什么梦想,梦想就是把人逼疯的童话!
她发泄完之后,蹲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呜咽哭了出来。
医生说妈妈再不手术的话,只怕这个月都过不了,她卖掉一切与人合开公司,不仅人被卖了,现在连仅有的二十万也被人吞了。
为何连天都不给她活路。
正在泡温泉的东方辰,在‘轰隆’一声响,被溅了满身的水花后,怀里抱上了一团香香软软的东西。
夏紫墨还在哭泣,东方辰的眼眸已经变了,目光深邃而迷离:“女人,你这样我会怀疑你是想投怀送抱。”
他抱起夏紫墨就往边上游。
她哭得眼睛红红的,却也不忘推开他的胸膛:“放开,你放开我!”
“你向我投怀送抱,却又叫我放开,我现在舍不得放了。”
已是傍晚,池边暖黄,色的灯光照着,东方辰的上半身上从水里露出来,小麦色的胸腹肌理分明,在氤氲水气的映衬下如魔如魅。
被抵在池边的夏紫墨可没有心思欣赏如此旖旎的画面,她大力扑腾着要离开他的胸膛,离开他的禁锢。
她哭着挣扎,一头黑发湿湿地粘在白皙的脸上,许是她的皮肤太白,头发太黑让她的红唇发出致命的诱惑。
东方辰魔征一样地吻了下去。
“唔唔……”唇被封住,身子还在水下扑腾,手也在他身上乱抓了几下,许是抓疼了他,东方辰放了她的唇。
“你混蛋,你……”还没骂出口又被封住了,他把夏紫墨抵在岸边,撬开她的牙,探进口中,吸取她的芬芳。
“啊……”夏紫墨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东方辰终于放开了她,他摇了摇头上的水珠,似乎清醒了点,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如此失控。
夏紫墨惊恐地捂着衣裳往岸上爬去。
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气,目光炽热的吓人。
奔过去将刚爬上岸的夏紫墨扯了下来,“女人,你忘记了你说过什么话,你说,你有的都给我!”
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夏紫墨艰难地伸手抵着他,几乎是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
“可是我要的,只是你……”
他按住她的头欺身上去,再次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探入她口中,水下的手继续动作。
“东方先生,求求你……”
东方辰吻到了她不少咸咸的泪,两人肌肤贴着肌肤,体温迅速上升,连周围的水都开始滚烫起来。
夏紫墨没有放弃挣扎,水花四溅。
东方辰水下的手按住她乱踢的腿。
来得太突然,夏紫墨毫无准备。
他咬住她的脖子,她无力再挣扎。
然后清晰地感觉到他在体内动了起来。
两个人搅混了一池的水。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夏紫墨整个人是游离的,只感觉那个火热的胸膛还抱着她。
东方辰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却仍然不放开她,撩开她乱乱的湿发还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待气息平复下来,他扯过扔在岸上的衣服将她裹了起来,抱起,走了。
床上,女人睡得很熟,那一夜激战后,她很不幸地感冒了,医生过来给她量了体温,然后给她挂了两瓶水。
东方辰喝着香槟,晨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深邃而迷离,他看着窗外砸了个大窟窿的花棚,这座花棚是兰管家一年的心血,很漂亮,但是很显然,华而不实,女人轻易就砸了下去,除了擦破点皮外,居然一点伤都没受。
毫无疑问下面就是东方先生的温泉池。
“她为何要轻生?”
“回少爷,不清楚。”
其实夏紫墨没有要轻生,她只不过是趴在窗上去捡她扔掉的设计稿,然后很不幸地掉了下去。
许是一连串的打击太大,夏紫墨睡了两日才清醒过来。
醒来后有佣人端着食物来给她吃,兰管家还递给她一个非常漂亮的手机。
“夏小姐,按少爷的吩咐,这是您的新手机,您原来的卡已经装上去了。”
她极诚恳地跟兰管家说:“我真的有急事要出去,请您派一辆车送我下山好吗?”
回答她的仍是兰管家像机械一样的声音:“对不起夏小姐,没有少爷的吩咐我们不敢送你走,等少爷回来您亲自跟他说吧。”
东方辰出去了还没回来,夏紫墨没办法野枪,拿过那个漂亮的手机,翻了一下卡上的联系人,拨了其中一个号码。
不知为何她有些紧张,铃声响了好几下才被接听。
“喂,喂,……紫轩……”
一个男人温雅的声音:“紫墨,什么事。”
“紫轩,我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接我。”
“你在哪?”
不等夏紫墨告诉他地点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娇气的娃娃音:“紫轩,我们的订婚宴上全部摆蓝玫瑰好不好,我最喜欢蓝玫瑰了。”
“你要订婚了……”夏紫墨不敢相信地握着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快步走开了:“紫墨,你听我说……”
“和谁?李心瑶?”
“紫墨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夏紫墨已绝然挂掉了电话。
他要订婚了,夏紫轩要订婚了……
那个温暖干净的哥哥,那个她叫了二十年的大哥,那个在她被赶出家门站在外面淋雨,跑出来给她撑伞的男人,寒冬里他拿着大衣默默站在楼下等她,在她最落魄时给她还信用卡,帮妈妈交医药费。
他现在就要跟别人订婚了。
夏紫墨极力不哭,不哭,直到眼泪都滑进嘴里了,她还极力劝说自己不哭。
不……她霍然站了起来,不……她不相信黄蕾蕾,她一要去亲口问问他。
“夏小姐,夏小姐,你不能走。”
兰管家来不及阻止她,夏紫墨已经冲了出去。
全文详见:1056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