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7

或许我不能陪你一辈子,但我可以用一辈子去陪你|灵魂药店(一)-失眠图书馆 第五夜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篇连载的第一篇。这个系列是我最喜欢的??


或许我不能陪你一辈子,但我可以用一辈子去陪你|灵魂药店(一)-失眠图书馆

第五夜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篇连载的第一篇。这个系列是我最喜欢的。一直舍不得发出来,因为写的时候真的投了很大心血。依旧,希望大家喜欢。
灵魂药店(一)
“深深的巷子里,我开着一家书店,名为 灵魂药店。无需宣传,心诚所至,换言之,只有愿望足够强烈的人才能看到我的店。与一般书店不同,我的书来自于客人。把客人不想要的记忆,性格,等任何灵魂中不需要的元素制成书签 夹入空白的书里,这种元素就会转移到书里,客人的困扰也随之消失。
一天傍晚南靖特产,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枝头。我正准备休息,却不成想一个女人轻轻的推开了门。她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了,身上一件款式很简单的褪色衬衫不知洗了多少次,一个袖口都已经有些破损黄俊业。尽管如此,这身衣服干净平整,连卷起的两个袖口都宽窄相同。她的两鬓已经有些斑白,一双干枯的手在身前局促的搓着。
“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您这里...是什么都可以帮我去掉吗?”她指了指我在门口贴着的招牌拉杜乔尤。
“对。”
“那...死亡呢……”
“这...这个还真不行,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有点尴尬。
“那您能帮我延长寿命吗?不用太长......”
“不好意思,这个也不行。”我打断她,“生老病死是上天注定的,我控制不了。诶 等等'老'好像可以。”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可以让您从现在开始不再衰老,但到了时间您还是会死亡,不知道这能不能帮到您。”
“可以可以,这样就足够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眼前的女人这么激动,让我感到有点意外。
“您可要想好,青春永驻其实会给您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比如您可能需要几年换一次工作,或者搬一次家,甚至足不出户以保证不被周围人发现。”
“我知道,谢谢您提醒,我会处理好的。”我的话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她的脸上依旧写满了坚定。
“那好,我要开始制'药'了。”
我分别取了一根她的白发和黑发萧月华。将两根头发系在一起。用火点燃白色的那一根,很快,火焰蔓延到黑色。橘红色的火星在烟雾缭绕中跳跃着,发出了劈劈啪啪的响声。我将烧剩的灰烬铺在书签上,将书签加在书的正中央。专为她定制的配方就完成了。这次我选了一本偏厚的牛皮纸封皮的空白书,直觉告诉我,这次的故事可能会有些长。
“可以了,很快这本书上就会记满您的故事,衰老就会被带走。”
她走前连连向我道谢。
一刻钟后,我翻开书,董湘昆刚刚洁白如新的书页上已爬满了整齐的小字。一个女人的前半生在我眼前渐渐晕染开来。

儿时,我的生活还算顺利,虽然家境不算阔绰,但也可以自给自足。作为家中的独女最强教皇,我一直按部就班地过着平静的生活车水马龙造句。通过亲戚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老实本分,又有稳定的收入,很快,在家人的安排下,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却不成想,这样平凡的生活在未来却变成了一种奢望。
结婚几年了,我们却一直没有孩子。渐渐地家人的催促变成了冷眼相看,他也开始对我处处嫌弃,工作稍有不顺就对我打骂相加。深夜躺在同一张床上,我感到身后与我背靠背的那个男人是那么陌生,我开始怀疑呛烟高手,他当年究竟是需要我,还是仅仅需要一个女人。
终于,在我37岁那年,我 怀孕了。很快我就给家里添了个白白胖胖的男孩。他就像我的盾牌,在他的庇佑下,家人对我的面孔渐渐变得和善,一切都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然而,随着他的长大 我发现他好像不太对劲,快三岁了的他竟还是不会说话!我偷偷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幸运的是他不是哑巴,有经验的医生给了我另一种可能性,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名词--自闭症。回家的路上,我一手捏着诊断书,一手紧紧的拉着儿子的小手。他如往常一样,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前方,仿佛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有时候,我真希望我能像他一样活的无忧无虑,此时的我真不知该如何向家人交代。推开家门,他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抽着烟,两只眼睛死盯着电视。从这烟雾缭绕中,我看到了绝望。
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迷案记。从三年前如家常便饭般的打骂,到两年前他欠下的赌债,再到如今。
为什么会这么累?为什么会这么想哭?这还是我想要的平静的小日子么?我究竟还能撑多久......我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沾湿了枕巾。我抱着孩子,顺着抚摸他的头发,他的头发像细细的绒毛,那么柔软张正芬,仿佛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我真正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妈......”
是我的错觉么。的确,直到如今我也不愿相信他患病的事实。
“妈...妈 妈。”这声音如此清晰,面对我惊讶的脸,他的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看着我,小嘴却一翕一动。“妈妈…不...哭...”
我决定离婚了。
从出生到现在,我从没为自己的未来做过一次决定。以前可以容忍,现在不能了,再也不能了,因为 这一次我要保护他。
房子本就是婆婆的,我没要。我知道他们也不会给。不能再吵架了,离婚时已经吵的够多了。他会害怕。
我用自己的积蓄在市区租了间房,然后辞去了之前的工作,白天在家照顾他,晚上打零工。多苦多累,只要他能平平安安,我就知足了。他好像知道我的心思,平时也不哭不闹。虽然他不说话,但我相信他一定能理解这一切。就这样三年的时光一闪而过六丑废人。他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一直以来没有学校愿意接受他,我就自己教他读书识字。渐渐的,白天我也敢出去打打工,他一个人在家也会完成我留的功课。有时我甚至会忘记他是个病人,就让他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吧,我养他。
我工作的杂货店老板知道我的情况,一次,店内有新进的玩具电子琴有一块漆脱落了,他就送给了我。意想不到的是,他见到琴格外兴奋。连睡觉都不舍得放下。隔天,当我回家时,他有几分固执的用发红的指尖敲打着琴键,琴键传出的竟是我每晚为他哼唱的安眠曲。这算是我第二次听到他“发声”。这一瞬间,我感到事情或许有转机我的超神空间。都说每一个自闭症的孩子都是天才,或许上一世他是一个勇敢的天使,他放弃了与人沟通的能力,换来的是一个音乐天才的降临。从此,我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为他买一架真正的钢琴。
我更加努力地打工。为了能辅导他,每天深夜我对照教材自学钢琴,然而渐渐地我感到力不从心了。在连续的熬夜,高强度的工作下,我年轻时引以为傲的长发大片大片地脱落,工作时注意力也无法集中。终究我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我老了内山麿我。我不可能这样养它一辈子。
我早就知道总有一天我将离开他。苍天啊,让这一天晚些到来吧贵乃花。我不求看到他结婚生子,更不求能长命百岁,我只想看到他能独立生活能养活自己 就足够了。可是我怕 我怕我看不到这一天就会累倒,我怕那时我反会成为他的累赘啊。
今天出门打工前,我照例哄他睡觉。看着他恬静的面容,我随口自言自语道:“你说如果妈妈哪天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
“不,不...”一向沉寂的他吃力地动着他的小嘴。
“你是想让我不要这么说?”我有些震惊,急忙接到。
“不,不...”他依旧执着地尝试着。
“你想说不会的?”
“不...”他用小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角,眼泪已经涌上了他扑闪扑闪的眼睛谢玉敏。
“我...舍...不...得...”
一篇已终。我合上书,向她离去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愿今天的客人也能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2017.3.24 初稿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每周给你讲故事

全文详见:1068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