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4

眄蜗居·第6期|《思》-眄蜗居天府事变《思》170x90cm 作于1981年 “思”—— 画背后的故事这是一张宽不到两米,高仅九十公分的油画,但它却有过一番不??


眄蜗居·第6期|《思》-眄蜗居天府事变






《思》170x90cm 作于1981年
“思”——
画背后的故事
这是一张宽不到两米,高仅九十公分的油画,但它却有过一番不平常的经历呢!
这幅作品完成于1981年,是我刚调回美院附中后的第一张力作邓玉贞。
上世纪80年代是共和国历史上一段难忘的“美好时光”,经过“十年浩劫”。人们仿佛从一场恶梦中醒来,中国的未来向何处去,成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这也正是这幅作品的标题——《思》。
画面描绘的是当时极为普通的生活场景:一个下班回家的工人双肾草,途径天安门,车把一拐进了广场,于是坐在广场一角稍事休息(这其实就是我当工人时的亲身经历)。
他背对着我们坐在广场上,特殊的视角处理使他的背影稳如泰山,顶天立地,给人强烈的视觉震撼。
或许在路过西单时,他喝了点小酒,此刻微醺的他,有所思又无所思地眺望着洒满阳光的广场:天空晴朗,乌云刚刚散去(只在左上角还有一些残迹)阳光映红了纪念碑。广场上有推着童车的老太太、嬉闹的军人、看着姗姗学步孩子的年轻夫妇、骑车绕圈的小伙子、一对坐在灯柱下的情侣。一派自由自在、和谐安详的气氛中,他感到新的生活即将来临紫宵天尊,过去那荒诞可怕的一切再也不会重演了(至少他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紧靠着他的一辆自行车就是以我的“永久13型”为“模特儿”的。他肩上搭着工作服,圆领衫已经磨了几个小洞,裤子上挂着一串钥匙,旁边是一双“水旱皆宜”的塑料凉鞋(他光脚他在广场的石板上感到了丝丝凉意)。

他堂堂正正地稳坐在广场上,感到非常惬意成神郭少风,屁股下面坐着那张报纸(现在他已不必担心因不小心污损了一张报纸而立马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了)旁边是一盒红色精装的“牡丹牌”香烟。这一点小小的奢侈杨林科,象征着他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一个过滤嘴烟头被仔细地画在左侧。

作品交上去后,便是着急的等待,经过美院的初评,层层过关,终于得到了作品入选的喜讯!此后就是一天天期待着展期的到来。
然而就在开展前夕,突然接到美术馆的通知,说那张画上的颜色有些脱落,让作者去修补一下。
那是一次怎样的经历呀!
进入了灯火辉煌、阒无一人的正厅中,一眼就看见我那张画居然挂在方厅左侧头一张.凑近一看只是近处地面上掉了一小块颜色博奥软件,我松了一口气,放下画箱黄家驹假死,先去圆厅转了一圈,看到自己的作品也能跻身于前辈的煌煌大作之中,不禁有几分得意!
回到画前,一笔上去不仅没补上去,反而粘下一块来,用笔杆一划,簌簌地掉落一地。看来工作量还不小呢!
在宁静庄严的大厅中改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仿佛一时间自己就成了整个展厅的主人!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依稀传来一阵嗡嗡的说话声,一小群人从走廊深处向这边走来,看那架势,这是大展开幕前的最后一次领导审查了。我赶忙收拾起画具闪到一边。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近,为首的那位是身披呢子军大衣的大个子,从他颐指气使的大嗓门看来偃师民声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物,连德高望重的刘馆长也在一边唯唯恭听,我只巴望着他们赶紧过去。
没想到那大个子突然在我的画前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还屈身到旁边的标签前看了一看,挺起身来大喝了一声,说出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
“四人帮都打倒了,还思——什么思……!”
众人愣住了,空气也一下凝滞,他却颇为得意地接过秘书递过来的一个套着塑料线编制套的水瓶,打开盖吹了吹……
我一看大事不妙,眼看这张画就要被“毙”了,只好不顾一切地站出来说道:“其实只要改个题目,这幅画还是可以展出的通永大师。”
那人一愣,瞪圆了眼周华强,大声喝问道:
“你是什么人!谁放你进来的!……”
在旁边的刘馆长连忙解释道:“这就是此画的作者,是我们让他来修补画面的。”
那人唔了一声,好歹忍住了,问道:“那你说,怎么改!”
“改成‘憩’——休憩[qì]的憩.”
那人呷的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大声吼道:“思都不成,还敢有‘气’!”而一旁的刘馆长却一边擦着眼镜上的‘水渍’赵丽宏的资料,连声叫好:“对莫林的眼镜!《憩》——休憩,这个题目改得好!经过十年浩劫,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
秘书伸过一个本子和笔,我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憩”字,还加上了注音[qì]。
那人接过一看ca1810,口中还喃喃道:“这个字怎么会念[qì]!(仿佛这个汉字念什么也要由他说了算王朱筱寅!)
刘馆长乘机对旁边的工作人员吩咐道:“快去把这个标牌改过来!就这么定了!下面还有两个厅没看呢,咱们抓紧时间吧!”
在众人的簇拥下,大个子也没再说什么 (只吩咐把画的标牌抄在本上),一行人终于走远了……
总算过了这一关,我赶紧把剩下的活儿干完.等我走出美术馆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开展那天,一大早我就赶到了美术馆,大门一开,我便冲了进去,头一个登上了台阶,直奔我那张画的所在!
然而在原来挂着我那张画的位置竟然是一片空白!(大概因为临时找不到别的画,只把旁边的画向这边挪了挪)。
我心里也是一片空白……
岁月荏苒,随着时势的变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张画显得越发不合时宜,似乎再也没有展出的可能了。
时间来到了2006年,我们几个同人在世纪坛举办了一个联展,作品由作者自选,责任自负,于是我便拿出了这件尘封了25年的作品加薪姐,以最初的标题《思》首次公开展出。
岁月的洗礼,使这张画的主题更加发人深省钟海源,而画面所表现的一切——也仿佛有了更为深刻、多重的涵义。
观众常常驻足在这幅画面前仔细欣赏,轻声议论.一位俯身看看标题卡小声说:“这是早在81年就画的。”另一位喟然长叹,若有所思。
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位少女久久的伫立在画前,妇人仔细的指点着什么,女孩则频频点头——每当这种时刻我就感到了极大的精神满足——人民的认可和理解不就是对一个艺术家最高的奖赏么!
就在画展即将结束的时候,策展方传来了一个消息:一个老外提出收藏这幅作品,而且价格不菲。
经过再三考虑,我还是婉拒了.来人颇感意外的说:“这笔钱够买一个小两居了!再说这张画压在你手里又有什么用呢?”
他说的是实情。
如今坐在陋室里,面对着保存了近40年的这张作品。那些唾手可得的财富,外在的风光无限的一切都与它无缘。
然而我将永远珍藏着她。
因为她是我以最真诚的态度精心创作完成的!
艺术作品在最好的情形下是与历史同步的,而在某些特殊的情形下,甚至能走在历史的前面。
而这不正是艺术真正的价值所在么!
我期待着有那么一天,
这张画能重返中国美术馆,挂在她曾经挂过的那面墙上!何伊娜

仅以此纪念这难忘的40年。
王益鹏
戊戌年冬日
于京北眄蜗居



长按识别 关注转发
全文详见:1075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