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6

玩杜以遣意:清初张潮的杜诗接受-保定学院学报张潮(1650—1707)周培培,字山来,号心斋、三在道人,别署心斋居士,江都(今属扬州)人,歙县(??


玩杜以遣意:清初张潮的杜诗接受-保定学院学报
张潮(1650—1707)周培培,字山来,号心斋、三在道人,别署心斋居士,江都(今属扬州)人,歙县(今属安徽)籍。康熙八年(1669)贡生,屡试不第,康熙三十年(1691)入赀授翰林院孔目,实际上并未出仕,终生以读书著述自娱,交游甚广,著述丰富,有《联庄》《联骚》《幽梦影》《七疗》《花鸟春秋》《补花底拾遗》《饮中八仙令》《花影词》《心斋诗抄》《心斋聊复集》《心斋杂俎》等。另辑有《虞初新志》二十卷张惠康,并编纂《昭代丛书》一百五十卷、《檀几丛书》五十卷。生平事迹见陈鼎《留溪外传·心斋居士传》(《常州先哲遗书》本)、王晫《张山来先生五十寿序》(《墙东杂抄》)、《(乾隆)歙县志》卷一二、《(民国)歙县志》卷七。
张潮为人,素嗜耽奇考异,在清代杜诗接受史上独具个性,其别出心裁的游戏心态尤其令人瞩目,以下择其杜诗接受的几个方面分别加以探析。一、为海棠鸣不平:《海棠上杜工部书》
杜甫不咏海棠,是文学史上一桩公案,宋人出于对海棠的痴迷,对此事聚讼颇多。而张潮则在此公案的基础上,匠心独运地创作了代言体骈文《海棠上杜工部书》,文曰:
某顿首,上书于工部执事。某闻之,暗芳疏影,悲见弃于三闾;国色天香,怅左迁于武后。词人动为扼腕,逸士每与颦眉。盖空山摇曳,芬芳虽至千秋;而名士品题,声价顿高十倍。故我辈素以得诗为幸,同侪皆以见赏称荣。恭惟执事,桂林一枝,槐庭三树。忠孝溢于篇章,共拟葵心之向日;词华贯乎今古,群钦梅萼之先春。笔花烂熳,语必人惊;文彩纵横,才疑天落。人间异卉,多被揄扬;世上名葩,遍蒙题咏。独某未遭奖誉,有外栽培。对众品以无颜,向群芳而自愧。切念某蓬蒿陋质,蒲柳凡姿。无香致恨于渊材耿冰娃,晚聘见伤于黎举。然而春睡方酣,怜生帝子;晓妆正懒极品瞳术,爱出才人。新红涂抹,自矜花里神仙;香雾空濛,不愧曾家名友。春敷华而秋逞媚,敢云志在春秋;夜烧烛而日烘裳,不谓荣沾日夜。高低千点赤,焕若霞城;深浅半开红,烂同云锦。嫋嫋垂丝,不类颠狂柳絮;亭亭贴梗,肯随轻薄桃花。闺郎对景,夕阳吟谢却之篇;思妇怀人,秋日堕断肠之泪。昌州独馥,羡他彩蝶宿深枝;蜀地偏多,任尔畸人巢铁干。屡辱群公之赐咏,顿令弱值以生晖九江王英布。虽执事不过一日之偶忘,而世人遂谓名公之见外。是以特操木笔,仰愬薇郎。伏乞询于刍荛,采其葑菲张锡瑗。赐以生花之笔,加之剪彩之工。则雨露均沾,不啻金钱厚赉;而袭藏益敬,敢惜薇露名香。某顿首谨上。[1]159-160
此文开篇先回顾了花史上的两桩冤案,即屈原未咏及梅花、武则天贬斥牡丹,这是为陈述海棠之冤情进行铺垫和造势。进而抱怨在诗圣笔下“人间异卉,多被揄扬;世上名葩,遍蒙题咏。独某未遭奖誉,有外栽培”,这使得海棠感到惭愧,以下历数海棠的出众姿质及深受世人喜爱的事迹。然后宕开一笔,为杜甫开脱说,当年诗人没有咏海棠,只不过是由于“一日之偶忘”。最后希望诗人能“雨露均沾”地“赐以生花之笔”,为海棠作诗正名。张潮此文中使用了大量典故,“暗芳疏影,悲见弃于三闾”,是用屈骚未咏梅花之典,明代俞弁《逸老堂诗话》即云:“梅花不入《楚骚》,杜甫不咏海棠,二谢不咏菊花,亦可恨也。”[2]“国色天香,怅左迁于武后”,事见宋代高承《事物纪原》曰:“武后冬月游后苑,花俱开,而牡丹独迟,遂贬于洛阳,故今言牡丹者,以西洛为冠首。”[3]明朝的冯梦龙又将此事写入《灌园叟晚逢仙女》之中,遂至家喻户晓。文中还有些典故稍显生僻,如“桂林一枝”见于《晋书·卻诜传》:“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无香致恨于渊材”“昌州独馥”,事均见惠洪《冷斋夜话》:
渊材迂阔好怪……又尝曰吾平生无所恨,所恨者五事耳……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大酸,第三恨莼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闻者大笑。
又云:
昔李舟大夫客都下,一年无差遣,乃受昌州。议者以去家远.乃改受鄂倅。渊材闻之吐饭,大步往谒李曰:“闻大夫欲鄂鄞,有之乎?”李曰:“然。”渊材怅然曰:“谁为大夫谋?昌,佳郡也,奈何弃之?”李惊曰:“供给丰乎?”曰:“非也。”“民讼简乎?”曰:“非也阎默涵。”“然则何以知其佳?”渊材曰:“天下海棠无香,昌州海棠独香,非佳郡乎?”闻者传以为笑。[4]
“晚聘见伤于黎举”,语见晚唐冯贽《云仙杂记》“梅聘海棠”条:“黎举常云:欲令梅聘海棠,枨子臣樱桃,及以芥嫁笋,但恨时不同耳花火小狮。”[5]枨子,即橙子。张潮在《幽梦影》中对黎举的乱点鸳鸯谱颇不以为然,认为“物各有偶,拟必于伦;今之嫁娶,殊觉未当”[6]。以上这些典故都紧紧围绕海棠逐次写来,增强了文辞的典雅和蕴藉。另外,值得指出的是,张潮年轻时屡踬于场屋,其《八股诗自序》中慨叹曰:
嗟乎!遥计自乙卯溯于甲辰,积十有二载,星次为之一周,时物于兹迭变,人生几何,谁堪屡误?又况此十二年间,苦辛坎壈,境遇多违,壮志雄心,销磨殆尽,自是而后,安能复低头占毕,以就绳墨之文为哉?[1]152
在序中他追述了自己从15岁到26岁在历次科考中迭遭变故,致使坎壈蹭蹬、壮心消磨的惨痛经历。若明乎此,那么我们再返观张潮此文,就会明白《海棠上杜工部书》虽表面是为海棠鸣冤,实际上其中也蕴含了他自己有志难伸的不平与无奈。当然,此文在客观上也为历代怀才不遇之人一吐胸中块垒,故而得到同时诸多文人的激赏。如吴菌次评张潮此文曰:“其范蔚宗称蔡中郎心精辞丽,余谓山来亦庶几乎!即此游戏文章,益足见其华美。”刘玉栗评曰:“文情奇丽,不异五音宛转,十色陆离。纵不得工部诗,得此文亦能销恨。吾知开向山来斋中,当不殊锦官、金谷矣。”范廉夫评曰:“工丽固不必言郭建梅,即其构思应节,亦足以见风心之独擅。”其侄张贯玉评曰:“锦心绣口,游戏神通,书中‘笔花烂熳’四语,正是山翁自为写照。”张潮的《海棠上杜工部书》由于立意新颖,语言风趣,为褚人获《坚瓠庚集》卷二、民国间杨汝泉《滑稽诗文集》、郑逸梅《尺牍丛话》等文献收录,然当代文献中已极为少见。二、以杜诗佐酒:《饮中八仙令》
张潮醉心于酒令酒律的编纂,有《酒律》一卷、《下酒物》二卷,黄仁俊其《饮中八仙令》一卷,收录于《檀几丛书余集》卷下,令云:
知口一杯章骑口一杯,钩左转马似乘船口一杯,剔右转,眼花落口一杯,水半杯井水水半杯,钩左转底剔右转眠。
汝水半杯阳钩左转三斗斗半杯始口一杯朝天,道逢麯车口一杯流水半杯,剔右转涎水半杯,恨不移钩左转封向口一杯酒一大杯泉水半杯。
左相日興口一杯费万钱剔右转,饮半杯如口一杯长鲸口一杯,钩左转吸口一杯百川,衔杯半杯樂聖口一杯称避口一杯贤。
宗之潇水半杯洒水半杯,剔右转美少年,举觞半杯,钩左转白眼剔右转望青钩左转天,皎如口一杯玉樹口一杯臨三口三杯风剔右转前钩左转。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酉半杯中往往爱逃剔右转禪二口二杯。
李钩左转白斗半杯酒一大杯詩口一杯百篇,长剔右转安市上酒一大杯家钩左转眠剔右转。天子钩左转呼口一杯来不上船口一杯,剔右转,自称钩左转臣是酒一大杯中仙。
张剔右转旭三杯半杯草聖口一杯傳钩左转,脱口一杯,剔右转帽钩左转露二口二杯顶王公前,挥毫口一杯,剔右转落口一杯张居礼,水半杯纸如口一杯云烟。
焦遂钩左转五斗半杯方卓然,高二口二杯談口一杯雄辯口一杯驚口一杯四筵。
令后注曰:“逢口则饮,逢钩便转,顺行起令,口穿破者不算。”[7]俞敦培《酒令丛抄》亦转引此令,并具体解释说:将歌顺数,一人一字,遇“口”字一杯,遇“酒”字一大杯,遇“水”“酉”偏旁、“杯”“觞”“饮”“斗”等字半杯,遇钩剔所向为左右转,遇转不转者罚一杯[8]。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是歌咏盛唐诗坛的八位酒徒,而张潮别出心裁地将老杜咏酒仙之诗改造为酒令,作为酒宴上佐酒清欢之具,令人顿生雅兴,趣味盎然。三、众芳丛中偏爱梅:《集杜梅花诗》
集杜诗这一特殊的文学现象兴起于宋代,以文天祥的《集杜诗》最为著名。至明清之时,集杜诗获得了蓬勃发展,涌现出大量的集杜之作,像张晋《戒庵集杜》、车万育《怀园集杜诗》、王材任《复村集杜诗》、王霖《弇山集杜诗钞》、梁书同《旧绣集》、黄之隽《香屑集》、戚学标《鹤泉集杜》等都是清初较为知名者。与上述集杜诗不同的是李森祥简介,张潮仅选取杜诗中那些咏梅之诗作为集杜的材料,开创出一种全新的集杜种类。这是由于杜诗中咏梅花之作甚夥,张潮非常喜爱这些杜诗,然而却并不满足,遂扩而广之,集杜达四百首,成《集杜梅花诗》一卷。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藏有此本,扉页署“心斋别集”“新安张山来著”“诒清堂藏板”,卷前有洪嘉植《梅花集杜诗引》曰:
山来集李白五言诗为律,杜诗五言为乐府,拟古如干首。至是又有梅花集杜五言律诗,数如童工部三体之一。工部集古句咏梅花,兼取唐宋金元,一诗人二三见,词虽工,而山来独以子美一人为尤高也。余观古人梅花诗,最爱杜“东阁”长句及张曲江《庭梅咏》,有比兴意,以谓绝佳。今读兹集,则又以杜诗千四百篇,若皆为梅花作者。曲江仅四十字,亦无以见少,抑何也?滁州醉翁亭有欧公手植梅花一树,奇古秀出,五六百年犹存。洞庭河渚,花时如云映水,空香万亩,其独立遗世,与群贤争光岩壑,宁有异情殊美也邪?时在庚午冬尽,天雨木介,雪深数尺,积四五十日不解手。山来是集,对酒高吟,如放櫂西溪,杖策于玄墓邓尉山间,博智月淡烟白,孤鹤唳空,寥兮戛然,神与古之辟世仙人,若或遇之于无人之境矣。菲泉弟洪嘉植撰。[9]
洪嘉植(1645—1712),字去芜、秋士,号菲泉,歙县洪坑人,生于江宁,后居扬州,毕生流寓。康熙贡生,理学、文章负时誉,尝有名公卿上章举荐,辞以亲老不就。著有《易说》十五卷、《春秋解》二十卷、《去芜诗集》四卷、《大荫堂集》。《容肇祖集》中《跋洪去芜本〈朱子年谱〉》一文中有《洪去芜(嘉植)传》。张潮集杜梅花诗并不仅仅局限于杜诗中咏梅的数十首,而是遍及老杜全集,故洪嘉植称许其“以杜诗千四百篇,若皆为梅花作者”。例如张潮集杜诗曰:“不知几百岁,号尔谪仙人。宅入先贤传,山归万古春。淹留问耆老,结爱独荆榛。觅句新知律,诗成觉有神。”(卷一)这些诗句分别出自《枯楠》《寄李白》《春日江村五首》《上白帝城》《过宋之问旧庄》《赠王侍御》《又示宗武》《独酌》,均非咏梅之作,而张潮却借来专咏梅花,这正是其匠心之所在。《集杜梅花诗》前尚有余兰硕《梅花集杜诗题辞》曰:
盖闻唐朝风雅,半属少陵;诗品规模,首推工部。裁曲江之杂咏,翰墨淋漓;吟秋兴之八章,胸襟潇洒。选刻既经多矣,排纂宁可少耶?兹新安山来先生者,名家后裔,绝世奇才。卜宅红桥,为爱竹西歌吹;题名丹地,惊传海内文章。洵茂先博物之流,京兆画眉之手也。仆且少年,游常浪迹。蒙君倾盖,恨平生相见何迟;得尔纳交,说梦寐神驰最久。赠及锦囊佳句,则似李商隐之风流;惠来团扇新诗,非同杜樊川之薄幸。藕花洲里,买双桨以招予;杨柳堤边,出一编而示我,乃集杜梅花百咏是也。暗香缭绕,林和靖曾隐孤山;诗兴淋漓,何水曹更开东阁。邓尉山中高士渣渣洞,冬雪盈头。寿阳宫里,佳人春风点额,不改岁寒之节操,必经词客之品题。君也不但挥毫,又能集句。累珠玑而错落,全无襞绩之痕迹;冰雪以交加,竟少雕镂之迹。花开十万树,谁知众香国原在诗中;月照几千枝,忽讶广寒宫却生纸上。双环结就,无非栀子同心;一线穿成,总是芙蓉并蒂。缕缕若回文之锦,欲断还连;煌煌如无缝之衣,既新且秀。笑老杜犹供其驱策,使盛唐愈见其英华矣。仆樗栎庸才,蒲柳弱质,长卿善病,平子多愁。聊题数语于乌丝,敢缀片言于白雪不良龙王。昨夜书来吴苑,我将归三十六陂之间;明朝客去隋堤,君须送二十四桥之上。莆阳湘圃余兰硕具草。[9]
余兰硕,字香祖、湘圃,自称邳(今属江苏)人。父余怀,祖籍福建莆田,流寓金陵,遂以为籍,世传家学,以能词称,有《团扇词》一卷。余兰硕在《题辞》中交待了张潮集杜梅花诗的缘起,誉其为“绝世奇才”,赞其集杜“累珠玑而错落,全无襞绩之痕迹;冰雪以交加,竟少雕镂之迹”。应该指出的是,许承尧《歙事闲谭》卷七、蒋元卿《皖人书录》均未著录张潮的《集杜梅花诗》,刘和文《张潮研究》(安徽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谭戈单《山人张潮研究》附录一《张潮著述考》(湖南师范大学2012年硕士论文)亦未提及该书。尤侗《昭代丛书甲集序》曰:“张子有嗜痂之癖,时贻尺素,以所著书相质,如《丹笈》、《笔歌》、《亦禅录》、《联庄》、《联骚》、《幽梦影》、《集李》、《集杜》之类,横披侧出,卷页等身。”[10]张潮《心斋杂俎》二十二种之中有《集杜诗》《集杜雁字诗》二种,或即尤侗所言集杜之作,然其中亦未见收录《集杜梅花诗》。张潮著述多为诒清堂刻本,前亦多有洪嘉植序,这都显示《集杜梅花诗》当系诒清堂刊刻的张潮系列著述之一。作为张潮未经著录之作,《集杜梅花诗》尚完好保存于杜甫草堂博物馆善本书库之中,非常值得欣慰,故特为表出,以供搜寻张潮佚著者参考。
总之,无论是代海棠鸣不平的《海棠上杜工部书》、以杜诗佐酒的《饮中八仙令》,还是专咏梅花的《集杜梅花诗》,张潮的杜诗接受态度无疑比之同时诸人都要轻松活泼许多,明显表现出玩杜以遣意的倾向。究其原因,当与其青年失意科场、寄情案牍游戏的人生经历以及其酷嗜搜奇探幽的性格密切相关。而其独具一格的杜诗接受特色,对于我们认识清初杜诗接受史的丰富性,也有着重要的认识价值。
参考文献:
[1]张 潮.心斋聊复集[M]//清代诗文集汇编:第177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2]吴文治.明诗话全编:第 3 册[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7:2521.
[3]高 承.事物纪原:卷十[M].北京:中华书局,1989:551.
[4]惠 洪.冷斋夜话:卷九[M]//丛书集成初编.北京:中华书局,1985:40.
[5]冯 贽.云仙散录[M].北京:中华书局,1998:31.
[6]张 潮.幽梦影全书[M].北京:中国长安出版社,2009:162.
[7]张 潮.饮中八仙令:卷下[M]//王 晫,张 潮.檀几丛书余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463-464.
[8]俞敦培.酒令丛抄:卷二[M]//笔记小说大观:第三十册.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84:215.
[9]张 潮.集杜梅花诗[O].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藏清初诒清堂刻本.
[10]张 潮.昭代丛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2.
基金项目:全国高校古委会古籍整理直接资助项目“清初稀见杜诗学文献十种校点整理”(1547);山东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项目“杜诗学文献整理与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红欣(1982-),女,山东高密人,济南职业学院,讲师,文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文学。
通讯作者:孙 微(1971-),男誓空大师,河北唐山人,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唐宋文学。
全文详见:1081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