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2

朱文杰:裴度拾遗不昧-老西安记忆元代大剧作家关汉卿创作有一出名《裴度还带》的杂剧,写唐代裴度拾宝不昧因而救人性命,最终得中状元,成为唐?


朱文杰:裴度拾遗不昧-老西安记忆

元代大剧作家关汉卿创作有一出名《裴度还带》的杂剧,写唐代裴度拾宝不昧因而救人性命,最终得中状元,成为唐朝一代名相的故事。全剧共四折一楔子。剧情是:唐代宰相裴度未做官时,因父母双亡家境贫寒,又不肯跟随姨父王员外做生意,只得寄居在山神庙中,幸有一白马寺长老供他斋饭。有一道人为裴度相面,断定他命该横死。此时,另有韩太守因廉洁为官被国舅傅彬诬陷入狱,韩夫人与女儿琼英辛苦筹资以救韩太守,幸得朝廷采访使李邦彦赠玉带相助基伍树蝰。琼英路过山神庙时不慎失落玉带,被裴度捡到。韩氏母女正要绝望自尽,裴度将玉带归还,韩太守一家三口性命皆得救曹再发。就在裴度送韩氏母女出门之时,山神庙倒塌,裴度得以逃脱横死厄运。后裴度赴京赶考,得中状元,并与韩琼英结为夫妇。《裴度还带》全名《山神庙裴度还带》,版本现有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脉望馆抄校本《孤本元明杂剧》。这个史称“裴度还带”的故事,发生在苏州北靠香山,南邻太湖的一座千年古刹中,这古刹寺院,唐以前叫香山寺。为纪念“裴度还带”,被后人改称为“还带寺”。陕西神木民间画师就有《裴度拾遗不昧》手稿,也叫庙画粉本,而且在北京颐和园的长廊壁画中亦有描绘洗冤新录。裴度,唐朝闻喜(山西绛县)人,颇有豪爽气概,唐代后期杰出的政治家。唐德宗贞元五年进士,在唐都长安曾任中书舍人、御史中丞,累官中书侍郎,宪宗时位登宰相,封晋国公。《裴度还带》故事有几个大同小异的版本,说裴度少时贫困潦倒。一天,在路上巧遇一行禅师(也称僧一行今井勇太郎,是我国古代著名科学家,曾供职秘书省的太史局司天监,四代居住长安,逝世后葬铜人原。)大师看了裴度的脸相后,发现裴度嘴角纵纹延伸入口傅若真,恐怕有饿死的横祸,因而劝勉裴度要努力修善。裴度依教奉行,日后又遇一行禅师,大师看裴度目光澄澈,脸相完全改变,告诉他以后一定可以贵为宰相。依大师之意,裴度前后脸相有如此不同的变化差别,是因为其不断修善、断恶,耕耘心田,相才随心而转变的。明代冯梦龙所编的《喻世明言》也记载了这个故事,还赋诗以赞曰:“惟有存仁并积善,千秋不朽在人心。”“面相不如心相准,为人须是积阴功。”书中还以《裴晋公义还原配》这个故事,写裴度富贵后,仍不忘积阴德。大意是位至宰相的裴度,因为朝纲坏弛,裴度羞与佞臣同列,开始不谈朝事,终日纵情酒色,以乐馀年。下面人看到了,就到处找美女来满足其需求,他也“只得纳了”。后来无意间纳了一个叫唐璧的青年人的未婚妻。也是机缘巧合,一天裴度微服私访碰上了唐璧,才知自己拆散了人家姻缘,回来一查唐璧未婚妻果然就在府内,于是主媒为二人完婚,并“资千贯奉助,聊表赎罪之意”,把媳妇还给了人家。这小两口“感激裴令公之恩,将沉香雕成小像,朝夕拜祷,愿其福寿绵延。”书中还以诗赞之:“人能步步存明德文文姐姐,福禄绵绵及子孙。”据传裴度晚年为“自安之计”,“ 稍沉浮以避祸”,以至纵情酒色遭人非议。笔者对此亦有看法,认为肯定有损裴度声誉。但在封建社会位极人臣的裴度能这样做,以历史角度看,也有难得的一面。当然这是小说,不载史籍。“裴度还带”拾宝不昧,重义轻财的美德,为自己积下善缘,当得富贵寿考,后来果然应验不爽。尤其是他在长安朱雀门外上早朝路上,遇大难而不死,反祸为福的故事更让人惊异。《旧唐书》记载:在蔡州等地作乱的割据势力吴元济,勾结同党,阴谋反叛,“俱遣刺客刺宰相武元衡,亦令刺度。是日,度出通化里,盗三以剑击度,初断靴带,次中背,才绝单衣亚北音留,后微伤其首,度堕马。会度带毡帽,故创不至深。……度已堕沟中,贼谓度已死,乃舍去。”因为,裴度力主用兵剿灭,认为“姑息养奸,其患无穷”。宪宗就安排他督军进剿李智峰。所以也被列入刺杀对象。杀手向他连砍三剑,剑伤其首,裴度堕马,滚在路旁水沟里。因他头戴毡帽,创不至深修水教育网,幸免一死,逃过了一命。而同时间,家住朱雀大街东靖安坊的宰相武元衡却在这条上朝路上的朱雀大街,被刺身亡,一时朝野震动。于是宪宗遂任命裴度以宰相衔,兼彰义军节度使、淮西宣谕处置使,做了讨伐淮西的前线总指挥,一举剿灭平定蔡州吴元济之乱,立下不世之功。韩愈颂其功曰:“凡此蔡功,惟断乃成。”我们中学课本上有《李愬雪夜袭蔡州》说的就是在裴度指挥下,唐随邓节度使李愬雪夜袭蔡州,破悬瓠城,擒吴元济的事。李愬为名将李晟之子。李晟墓在高陵,笔者收藏有裴度撰文,柳公权书丹的《李晟碑》拓片。李晟曾任右神策军都将、太尉、中书令,被封为西平郡王,死后谥号忠武博裕投资,赠太师。《李晟碑》又被称为“三绝碑”。朱雀大街这段路东西横亘一处高坡,位在长安皇城“九五贵位”,即天子位,“不欲常人居之,故置玄都观、大兴善寺以镇之。”而裴度住宅正巧处在朱雀大街旁的平乐里第五岗,而遭政敌攻讦诬陷。《旧唐书》记载:有人向皇帝告状,“度名应图谶,宅据冈原,不召自来,其心可见。”还作民谣散布,辞云:“非衣小儿坦其腹,天上有口被驱逐。特洛伊希文”“天口”言度平吴元济之叛也。意指裴度宅据“九五贵位”,妨了皇帝之天子位,和吴元济一样有反叛之心。但皇帝不信,告状没有得逞,裴度又逃一劫。《旧唐书》还记载裴度“诚社稷之良臣,股肱之贤相”、“其威誉德业比郭汾阳”、“事四朝,以全德始终”,享寿七十六岁。裴度功业卓著,在文学上也成就不凡。他认为“文之异,在气格之高下,思致之浅深,不在磔裂章句,隳废声韵”,主张“不诡其词而词自丽,不异其理而理自新”(《寄李翱书》)。这对于当时古文写作上追求奇诡的倾向,具有补偏救弊的意义。他对韩愈的才能是赞赏的,但不赞成韩愈的“以文为戏”。总之,裴度是一位好宰相,尤其是他年轻时在家境贫寒的情况下能拾遗不昧霍天都,轻财重义,为后人树立了榜样。

朱文杰:1948年生于西安,西安市文史馆馆员、“老西安研究中心”主任,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西北大学中国节庆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安秦砖汉瓦研究会副会长。系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出版诗集《哭泉》《灵石》《梦石》《朱文杰诗集》(上、下卷);报告文学《老三届采访手记》;散文集《清平乐》《拾穗集》 《长安回望》《吉祥陕西》(上、下卷),《邮票上的美丽陕西》。
往期链接
朱文杰:莲湖公园记事
朱文杰:金鸡一唱秦岭绿
朱文杰:金钱豹
朱文杰:辛建伟先生的字
朱文杰:“中国第一大古柏”洛南页山柏
朱文杰:雪访西岳庙
文杰说邮:四大国宝重器之一:散氏盘
文杰说邮:隶中草书《石门颂》
全文详见:1086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