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云飞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1

未来中国的基本盘:非洲!走进非洲之坦桑尼亚篇,东非解放军是怎么炼成的?-商品定价权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成功对塞内加尔、卢旺达、南非三?


未来中国的基本盘:非洲!走进非洲之坦桑尼亚篇,东非解放军是怎么炼成的?-商品定价权

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成功对塞内加尔、卢旺达、南非三个非洲国家进行了国事访问我的风流岁月,所到之处引起当地社会强烈反响。
在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尤其是美国挑起贸易战意图封堵中国的发展之路的时候,非洲作为中国大量矿产和能源的进口来源地,已经成为我们未来的重要基本盘之一。
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中国为非洲维和部队作出的贡献最大,超过2000名中国维和士兵在非洲执行任务。
中国和非洲国家是天然的盟友,且“一带一路”倡议与非盟《2063年议程》高度契合,合作空间巨大细川典江。尤其是西非国家近年来在响应和支持“一带一路”方面非常积极。
“一带一路”随着习近平的访问延伸到西非,意味着这一倡议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蔡八斗。
如果欧美试图压缩中国的活动空间,那么非洲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重要的突破点,也是所有想追逐商机的中国人必须逐步开始了解得一块大陆了。
接下来,我们将连载一系列关于非洲国家的文章,让大家走进这片神奇的大陆。
文 | 世界力量
第一个走进的非洲国家——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在中国人的印象里,那可不是一般的好。被称之为东非PLA,各种友好,所以在大部分涉及到军事、经济、政痔的论坛里,几乎都在传播关于东非PLA的事情。
但是我们好像除了对他们是唯一会步坦协同这个概念之外,好像也对坦桑尼亚一无所知。虽然坦桑尼亚目前在中国网友的眼里,是南非州以南除南非外最有存在感的黑人国家。
坦桑尼亚的路可以说是各种蛋碎的走过来的,浅说群有个规矩不能脑补……我对军事了解简直就是军盲级的,所以尽量不涉及军事类的东西。仅说一下关于发展和经济贸易方面的吧千城破。
坦桑尼亚独立之后,至少在六十年代的坦桑尼亚,那可真是黑人世界皇冠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十年的时间,快速的发展着,坦桑尼亚年轻的政客们看着蒸蒸日上的国家,不由得开始佩服自己的机智,原来我等治理国家的功夫也不亚于诸葛孔明嘛!
但是世界进入了70年的后,非洲各国就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衰退。整个非洲以南,如果我们把正在发疯的埃及和利比亚也实际的考虑一下的话……整个非洲除了南非,全部都开始得怪病。
坦桑尼亚也不幸染病了,经济开始快速的下滑。到了1985年的时候,坦桑尼亚的通胀和建国时对比的话,已高达1000%,也就是说建国时期的100元的购买力,仅剩下9.8元左右。坦桑尼亚的政客们直接给弄跪,个别不要脸的,没有节操的……表示要不政府破产得了。
经济危机和严重的通胀,导致坦桑尼亚在八十年代的时候甚至无法维系住政府的基本开支,咱就别说啥修桥补路之类的了。
任何国家的腐败滋生,都是国家衰弱中的并发症。当时坦桑尼亚政府发给个别带路党,无节操人士的工资,说个不好听的话……连养家都不够,因为城市化已经开始了……黑蜀黍们又没办法坐在大树下接枣吃,因为要在城市里找到食物的可能性较低……况且人家那时候也是有身份的政治家了,何至于去不要节操的去捡东西吃嘛。
所以,在85年为分水岭的时候,坦桑尼亚的腐败开始爆发,黑人政治精英充当带路党,给国外资本带路,要不就是往死了的黑钱,博雅网反正装自己兜里是王道。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在八十年代,因为行政能力低下的恶果直接在坦桑尼亚爆发。经济的大规模衰退导致刚进行城市化的那些地区开始出现严重的经济病。基本病症为……新城市人口(伪中产)们经济收入开始快速的衰退,根本无法用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
活人是不会被尿憋死的,至少想点办法对吧……所以那时候的坦桑尼亚刚进入中国商人的视线里。坦桑尼亚的城市白领们大多都是具备文化水平的,所以大家都做生意算逑。至少还能活个命……挣点外快。这种风潮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行政体系上班的那些“公务员”。
于是“公务员”们一拍桌子,你们挣得,老子就挣不得?于是在八十年代,坦桑尼亚个别地区的行政系统甚至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至少在九十年代时,这种行政崩溃的造成的影响都还存在,并且后遗症持续到今天。具体表现为……政府单位是木有人上班的,你以为黑蜀黍晒屌去了?木有%……他们也是勤劳的民族,人家捞外快去了。
天大的事情还能有他捞钱重要?
行政系统的人和都市”白领“们组成的商人组织,甚至一度垄断坦桑尼亚数个城市的食品和生活用品销售。市面上的货物被沽空之,转入地下销售。
那各位可能要问了……难道坦桑尼亚就不管管?管鸡毛,当时已经混到政令不出的程度了。因为整个国家的行政人员都在捞外快,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官方在放任重生之寒锦,而是……臣妾实在是做不到啊!
因为大规模的哄抬物价和兼并资产后,坦桑尼亚各地已经有点摇摇欲坠的赶脚。到了1985年这个分水岭的时候,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同志,还不肯悔改,管他的……人死屌朝天。于是在1985年最惨的时候,坦桑尼亚混到连税收都收不上来的地步。不是不强力……而是老百姓没钱啊。
当然,这个时候西方国家开出来一记良药,至于好不好……这个要吃药的人才知道,反正我们也没法知道。

(图为1981年坦桑尼亚总统和邓大人见面)
其实很多人在说一个国家的时候习惯性的会把领导人的能力放在第一位,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各位一句……在任何国家郑敏之,任何时代,领导人只不过是表达国内声音的一个人。能力强而无私的领导人,表达的是大部分人的需要,能力强而有私心的人则是表达极少部分一群人的需求。
所以,尼雷尔总统是一个好总统不假,至少站在中国人的角度上看,这位泛非洲主义的总统是一个很好的人。在中国需要国际政治支持的时候,尼雷尔政府总能推我们一把。
在坦桑尼亚国内,尼雷尔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个有节操的国父,一个不肯对强权低头的强人。我最近几日有幸拜读过尼雷尔总统的著作自由三部曲(分别为《自由与统一》《自由与发展》《自由与社会主义》)三本,虽说粗略的读了一次,敝下愚钝,不敢说读懂了他的思想。但是在文字中能看出,他是一个具有人格和道德,并且充满了浪漫色彩的政治家。
老子在《道》篇中说过一句话;刚强则易折张兆艺微博,而国格过弱也不是好事。
当坦桑尼亚,乃至整个南非州陷入了经济危机的时候,塞内加尔和加纳两位杰出的急先锋表示战神冉闵,高举皿煮大旗,跪求世行主导的经济改革。但是,只要懂点政治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当外部力量改造内部经济生态的结果一定是经济外流或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
因为,国际歌在历史的深处不断的颂唱着那段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南非州的经济危机进步加剧后,加纳和塞内加尔率先在八十年代初期就接受了世行的经济改造。世行甚至一度“援助”过南非州所有国家,结果就是,加纳和塞内加尔的率先改革,也弄的坦桑尼亚心里痒痒的。这种情况就如同……在你饿急眼了,饿的都特码扶着墙走了,有人拿了一个烧鸡过来问你要不要吃一口那种痒法是一样一样的聊斋变异。
所以,坦桑尼亚的姆维尼总统作为改革急先锋,多次和坦桑尼亚的老总统,那个死不肯悔改的家伙提出改革方案。于是……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在内外交困中,提出了辞职。将坦桑尼亚的总统大权交给了继任者穆维尼。
于是在1985年11月,坦桑尼亚接受了世界银行的改造。当时的坦桑尼亚已经开始出现经济快速下滑,并且开始影响到那薄弱的几乎没有的工业,并且开始影响教育等等。
在八十年代末,世行还未宣布失败之前姚文婷。坦桑尼亚的教育已从入学儿童98.76%下跌到78.2%并且进一步的下跌。值得一说的是,如果入学儿童的教育程度超过90%并且能维持三十年以上的话……这个国家是一定能成就一大批优秀的人才的。可是……从此一发入魂……到底是从天堂摔进了地狱,还是从地狱进了人间。相信坦桑尼亚人会有一个公正的看法。
因为在八十年代末期……那是个悲剧。
死不肯悔改的老总统离开了政治,那道背影也许很单薄,这幅画面也许有一个水墨的题注:风萧萧兮易水寒徐雯倩,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一个政治强人的交权,不可谓不悲壮……

(钞票上为阿里.哈桑.姆维尼总统)
坦桑尼亚总统离开的背影没人会去关注他贾雨岚,虽然如今的坦桑尼亚依然有以尼雷尔总统命名的地方。但是至少在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他的接替者姆维尼总统开始了疯狂的改革运动。
谁会关心一个老不死的家伙呢?至于尼雷尔这个挡住了大家财路的家伙,大家懂的。在坦桑尼亚,国父的待遇其实和我们的开国者一样,底层的人总在为他呐喊,而总有一群人用各种手段去泼脏水。
国家的发展是不会停止的,没有谁可以在历史舞台上永远的蹦跶下去。百年之后的坦桑尼亚,如何看这两位……显而易见。至少我们这些局外人是很容易看懂的范军的老婆。
因为姆维尼总统接任了坦桑尼亚大权后,开始了疯狂的改革,首先在桑给巴尔开始了他的改革。
他数次修改了坦桑尼亚的《宪法》,高举皿煮大旗,以人民皿煮的论调废除了坦桑尼亚人民法院。然后他多次强调了前总统的毒菜,释放了大批的政治和思想有问题的自由人士。并且在经济上采取开放政策,欢迎坦桑尼亚侨胞们回祖国投资,助他一臂之力。当然,法院没了咋办?没了简单……英国人给他出主意,咱按照海洋法系判例法设置法院,那坦桑尼亚判例法咋办?英国人立即拿出了他们的办事指南……你看啊,我们的法律很皿煮公正,沉淀了几百年有味道,你们照着判就是了……不懂就问大不列颠的教兽们,一定会妥妥的!英国人不害人的妥妥的!
然后坦桑尼亚作为一个工业先行的国家,在姆维尼总统得到的建议中,决定走高大上的旅游贸易业立国,你怕不怕?结果导致了八十年代坦桑尼亚去工业化……
PS: 需要给大家说一点,去工业化不是说拆了工厂。而是国家行政不偏向工业,甚至断掉工业的融资渠道,使其自我运行。这会导致盈利能力弱,但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工业企业倒闭。如中国,至今都养着那些赔本的轴承厂,如果按照市场自由原则,这些厂子早就应该去见阎王了。姆维尼总统充分的强调人的平等性,认为尼雷尔总统要求的党和行政人员不得开公司属于践踏人权行为。在1990年时坦桑尼亚革命党人中央全会通过《桑给巴尔宣言》,并且修改了《阿鲁沙宣言》——【允许党员在合营或私人企业拥有股份】
并且一不做二不休,毒菜行为要不得。因为在八十年代的坦桑尼亚混乱,国有垄断性企业的低效率成了挡箭牌。坦党一致认为,应该改革国有企业的垄断资格,进行自由市场博弈。不能在自由市场中存活的国企就是渣渣。
于是1990年全会通过了拆除坦桑尼亚国企的政令李世汉,也导致了坦桑尼亚农业公司的垄断地位消失,也导致了坦桑尼亚铁路公司的完蛋,也就导致了坦赞铁路至今是个蛋疼事情。
为了发展旅游业,在达累斯萨拉姆等地,兴建了一系列的旅游酒店。金碧辉煌的酒店,牛逼哄哄的……而政客却无视国内发展力不足,基建差的事实。于是坦桑尼亚在九十年代,一般是不停电的……一年停一次,一停停一年嫡孤。间歇性供电,隔一年一次……服不服?
因为失去了国有的支撑后,后遗症持续到今天,至今坦桑尼亚电力发展都是个悲剧。连首都都在停电的地方……任道而重远啊。
有的人可能会问了,中国不是和坦桑尼亚关系很好么?我们为啥不帮助那可怜的尼雷尔一把?1981年,当时坦桑尼亚已经很悲催了,尼雷尔访华……中国援建坦桑尼亚开始,因为尼雷尔和邓大人的思想是比较一致的,认为国家应该走厚积薄发的道路,所谓要想富先修路,要想发财养母猪嘛。所以当时援建的部分大多是基建类的,如修建铁路,港口等等。
而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中国也是举步维艰。不是不帮忙啊……我们是差点勒死自己的帮过坦桑尼亚,可是……不肯悔改的尼雷尔,他是一头狮子又如何?架不住2B太多啊……
而在90年的初期的时候,世界银行终于完成了历史使命。光荣伟大的宣布了非洲救助计划破产。我们不敢妄自推论由英法组成的改革急先锋集团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也许只需要看看结果。
南非州的改革导致了坦桑尼亚的资本快速超私人的手里聚集,大型富豪和政治集团大肆的侵吞,兼并资产。好似整个坦桑尼亚就是他们家的一样。而当年跳的最凶的那些国家,如加蓬总统及政治集团,通过所谓的改革成果的赚取了整个国家80%的资产到手里,如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国全部进入了资本重整的时代。当然我们英雄的姆维尼总统,自称要带领坦桑尼亚走向富强的总统大人,也成了坦桑尼亚的一方豪强新堂爱!至今依然可以对坦桑尼亚指手画脚,甚至连其总统夫人都活跃在政坛之上犬齿之家。
坦桑尼亚的在九十年代快速的进入了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中,英美为首的国家们,开始疯狂的萃取坦桑尼亚的精华部分。而那年那月的中国……却在埋着头,为坦桑尼亚的基建奋斗。
有的时候顺势而为不失为一种方式,因为南非州的政治腐败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各国的总统全特码的是投机者,行政班子烂的不行,国家甚至可以不要主权的谋取利益。
坦桑尼亚的希望何在?
虽说后来姆维尼总统被爆出腐败、贪污、滥用职权等等的罪名,但是……他已在事实上成为坦桑之王,谁敢判他?而那帮祸国殃民的家伙,至今活跃在坦桑尼亚的政坛中。
在一大群吸血者的压力下,坦桑尼亚的坚韧程度也是非常好的。这个国家靠着忍受力和地方自治,开始缓慢的用所有坦桑尼亚还没有死去的那些革命者,还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的脊梁扛着这个国家。亦如当年我听一个五十多岁的坦桑尼亚黑蜀黍说过一句话——我坚信还有人在为我们的未来而奋斗。我知道这句话出自那位伟大的切.格瓦拉的名言——我们坚信,仍有人为理想活着。但是,此话出自一个坦桑黑蜀黍的嘴里,其沉重感……大家都懂的。
四千三百万坦桑尼亚人,在如此的重压下,扛着坦桑尼亚走过了那最沉重的九十年代。虽然经济增长缓慢到了极点,但是坦桑尼亚仍然在这种压力下持续的发展着。
而至今坦桑尼亚的某些人都说……那是他们的功劳,可那位伟大的先行者还未走远啊卡欧斯泰罗!我们的眼睛也没瞎啊!
在2000年之后,中国开始进行世界竞争后,中国商人也开始在坦桑尼亚占据一席之地。参与整个坦桑尼亚所有行业的运行,而中国的大型集团也开始进入……
我们已无法改变这个国家,至少我们也没资格去对人说东道西。坦桑尼亚的路得自己选,我们也只能顺势而为。扛起这个国家发展的是他们的人民,无论大家的看法如何……至少我坚信这一点。
在2000年之后,坦桑尼亚开始逐渐摆脱单一资本控制,多强格局在坦桑尼亚内部出现,主要由英、美、中三国组成,以及次强的南非、法国等国家组成。所以至少在最近的十年,坦桑尼亚还能用制衡手段完成资本的调配,以发展坦桑尼亚。
如今,坦桑尼亚以四千三百万人挣扎出的334亿美元的GDP,支撑起了东非最强的区域势力。至少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也许对比亚洲,南美……这个真应该哭断刺演员表,可我们在南非州一看……哎……好吧……我还是跪服了算了。
栏目说明:
最深度的全球大宗商品核心资讯!
关注我们,共享风云。
全文详见:10884.html

TOP